こちら、双生です。
AB血型,雙子座。
選擇困難,強逼症,話癆。
料理廢,運動廢,路痴。
嗯,除了這些本大人基本上十分完美呀哈哈哈哈!
歡迎交個基友唷!
(*ฅ́ ˘ ฅ̀*)

基本上是冷CP小能手:
晴艾、奈亞、奈因、青迪、太中、敦芥、金絢、優米、明浪、秀業、舊劍金、龍阿里、辛賈、雪燐、柔蝮、夜雪、綠雪、鳴佐、快新、千正、真御、創塔、光颯、利艾、蟲綠……
(其他都在子博客)

※小劇場在文章最下方。

Writer: Sousei
Illustrator: Sousei

Icon: 中原中也(文豪ストレイドーグス)
Cover: スレイン・トロイヤト&界塚伊奈帆(ALDNOAH.ZERO)

关于

【文野】【太中】甚麼時候開始我們之間只剩下關於那個人的話題了?(05)(END)

【閱讀須知】
※ 學園paro。
※ 中也視角。
※ 完結撒花。
※ 原著向不可能的平平淡淡。
 
前篇:
(04)

 
所謂斬不斷的孽緣就是,跟最討厭的傢伙連續同班十來年,最終不情不願地當上死黨,然後高中最後一年因為某些連本人也搞不清楚的原因演變成奇怪的曖昧關係,漸漸又冷戰起來,面臨友情破裂的關口,甚至在打工差那麼幾分鐘就要下班時,在為避開對方而選擇的打工地點偶遇。
 
中也覺得如果他和太宰最後沒有走在一起,世上大概沒有所謂命中註定。在進門後看到中也的那一刻起,太宰就呆站在門口一動不動,只是看着中也。他眼角的黑眼圈明顯得連站在距離...

【文野】【太中】甚麼時候開始我們之間只剩下關於那個人的話題了?(04)

【閱讀須知】
※ 學園paro。
※ 中也視角。
※ 大概下章完結。
※ 大概會有番外。
 
前篇:
(03)
後篇:
(05)(END)

 
都說今天的事不要留到明天做,自從那天被那個女生打斷以後,中也就再沒能鼓起勇氣向太宰說結束了,即使好不容易打算開口,又總是被太宰打斷自己想說的話。
 
他們之間似乎又回復到之前的模式,但太宰觸碰他的方式變了,與其說變得溫柔了,不如說是變得膽小了。他會像情人一樣牽自己的手,卻不再用指尖撩起他的慾望;他會輕輕地親吻自己,卻不再吻得他連呼吸的節奏也亂了。
 
中也有時侯會想,太宰也許是知道他想說甚...

木守宮好難畫!

【文野】【太中】甚麼時候開始我們之間只剩下關於那個人的話題了?(03)

【閱讀須知】
※ 學園paro。
※ 中也視角。
※ 他們快分了。
※ 太宰你得加把勁。
 
前篇:
(02)
後篇:
(04)


他出門時太宰已經站在門外等他了。中也越過他往各班教室的方向走,太宰有默契地跟在他的身旁。中也看了看太宰的側臉,最終還是忍不住問:「你為甚麼不去告白啊?」太宰誇張地嘆了口氣,「不是說了嗎?我是怕你捨不得……」「喂!我說認真的!」
 
似乎是看中也三番四次地提問,太宰也收起了吊兒郎當的態度,正經起來回應他的問題:「因為現在還不是時候。」他有點遺憾地看着中也,「我和那個人之間的關係現在很尷尬,我想再過一陣子...

蝮萌cry我了!。゚゚(´□`。)°゚。

【AZ】【奈因】即使你相信的是謊言。 (04)

【閱讀須知】
※ 黑手黨paro。
※ 小騎士視角。
※ 下篇交待結怨的原因。
※ 感覺找不回開坑時的靈感。
 
前篇:
(03)
後篇:

 


那天的對話帶來的尷尬持續了兩個多星期,這兩週斯雷因都沒敢去靶場,他怕碰上伊奈帆時不知道該說甚麼。
 
他那時如此失控地把一切都說出來,事後卻後悔不已。一來為了自己把埋藏在心底多年的話全部披露而懊悔,二來,雖然這令斯雷因本人也感到詫異,他竟有點害怕這樣的自己會讓一直以來都對他表現出友好的伊奈帆對他避之唯恐不及。
 
他不清楚伊奈帆提起自己過去的目的是甚麼,他不認為對方真的如自己氣話說的一樣...

試畫第一世代御三家~

【文野】【太中】甚麼時候開始我們之間只剩下關於那個人的話題了?(02)(R18)

【閱讀須知】
※ 學園paro。
※ 中也視角。
※ 這話有點污。
※ 敦芥上線,文化祭的故事。
 
前篇:
(01)
後篇:
(03)

 
「中也前輩。」中也完成了風紀的巡視工作以後,正要回到教室時,從身後傳來了同為風紀委員的後輩芥川龍之介的聲音。「哦,芥川,大家都巡過了嗎?」「嗯,都完成了。我讓他們先去吃飯了。」「好,我知道了。那你要跟我一起吃嗎?」芥川呆了兩秒鐘,然後點了點頭。
 
這也難怪芥川會呆住,因為中也平常會跟太宰約在一塊吃飯,這還是芥川第一次受他邀約。沒辦法啊,此時此刻他真的很想避開太宰,一看見他就覺得心虛。
 ...

【文野】【太中】甚麼時候開始我們之間只剩下關於那個人的話題了?(01)

【閱讀須知】
※ 學園paro。
※ 中也視角。
※ 期末考前來挖個純情的坑。
※ 第一話就讓太宰得手我就不是中也迷妹。

後篇:
(02)

 
中原中也跟太宰治是互相交惡的朋友,他們口裏總是說着討厭對方,但是中也知道太宰對他來說是少數的,很重要的,可以信賴的朋友。他們有着相似的經歷,他們都是被親生父母拋棄的小孩,這大概也是互相厭惡的他們也能當上朋友的最大原因。
 
他們從幼稚園開始就一直是同班同學,小時候,他們會在回家後向收養他們的家人抱怨彼此,又會在家人敷衍他們說「這樣啊那孩子真壞」時表示對方其實也不是那麼差;長大後,他們下課後一起去買冰...

【文野】【太中】他說他並沒有在意。

【閱讀須知】
※ 原著向。
※ 你的視角。
※ 想體驗中也對我講話的幸福感。
※ 沒有明說中也喜歡太宰。


唷,晚上好。機會難得,我們相鄰坐在這裏也是某種緣份。稍微……聽我訴一下苦吧?
 
哈,謝謝你當我的樹洞啊。一直以來我都有個討厭的對象,他是個讓人無法移開視線又讓人恨不得移開視線的男人。他有一副好皮囊,長着一張甜得像抹了蜜的嘴,總能忽悠別人,有時那張嘴又欠抽得很,盡說讓你抓狂的屁話。我只在這邊跟你說吧,雖然不甘心,但我承認他的確是個有能之人。他聰明狡猾,也有比誰都要狠辣的處事手腕。當然,這些都不是我討厭他的原因。
 
我討厭他的眼神。他...

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