こちら、双生です。
歡迎交個基友唷!
(*ฅ́ ˘ ฅ̀*)

基本上是冷CP小能手,目前主要創作奈因、太中、敦芥。

Writer: Sousei
Illustrator: Sousei

关于

【文野】【太中】甚麼時候開始我們之間只剩下關於那個人的話題了?(05)(END)

【閱讀須知】
※ 學園paro。
※ 中也視角。
※ 完結撒花。
※ 原著向不可能的平平淡淡。
 
前篇:
(04)

 
所謂斬不斷的孽緣就是,跟最討厭的傢伙連續同班十來年,最終不情不願地當上死黨,然後高中最後一年因為某些連本人也搞不清楚的原因演變成奇怪的曖昧關係,漸漸又冷戰起來,面臨友情破裂的關口,甚至在打工差那麼幾分鐘就要下班時,在為避開對方而選擇的打工地點偶遇。
 
中也覺得如果他和太宰最後沒有走在一起,世上大概沒有所謂命中註定。在進門後看到中也的那一刻起,太宰就呆站在門口一動不動,只是看着中也。他眼角的黑眼圈明顯得連站在距離他幾公尺遠的中也也能清楚看到,他看起來這幾天心情好像也不太愉快。
 
太宰心情不好會是因為他嗎?因為跟他鬧翻了之類的?中也得承認他在期待這樣的可能性。如果不是這樣,像個笨蛋一樣希望和好的他簡直把臉丟到南美洲去了。
 
「別站在那兒啦,擋住門口了……」中也皺着眉朝太宰說。「啊……」太宰回過神來似地走進來,然後往冰櫃的方向走,然後拿了一瓶礦泉水,走到中也面前結帳。
 
中也接過礦泉水,刷了條碼,然後沒有像對客人一樣恭敬,只是冷冷地報了價錢,畢竟太宰的出現太過突如其來,他還在思考如何開口,是他生了太宰的氣,現在讓他先退讓挺不好意思的。太宰打開錢包,拿出了紙鈔,遞給了中也。中也接過以後就從收銀機中取出了零錢找給太宰,然後把礦泉水遞給太宰。
 
就在這時,太宰握緊了中也的手腕,「對不起。」他一開口,中也就被撼動了,認識他十多年,他還是第一次聽到太宰用這種誠懇的語氣道歉。「中也,我……」「中原!要交替了嗎?」此時,另外一個店員隨着他的聲音從休息室走出來,奪過了中也的注意力。
 
他又看着太宰,說:「我現在下班了,你在門口等我一下。」然後往同事來的方向回應了他:「那就拜託前輩了!」他回到休息室,換回自己的衣服,然後走出門外,太宰就倚在門外的欄杆上喝水。
 
「喂……」中也出聲叫他。他把水瓶扭緊,然後從欄杆上下來,開口就說:「我聽織田作說了。事情不……」「我們用走的到車站去吧。」他急忙打斷了太宰的話,然後逕自往前走。
 
他不知道太宰想解釋甚麼,但是他不想聽。他怕在太宰的言詞間聽到他喜歡誰不喜歡誰之類的,他不想再管這些,也可能是還喜歡着他所以才不想聽。他絕非不在意了,只是不催眠自己不過問這些,純粹以太宰朋友的身分去和好的話,他就無法冷靜下來思考。
 
太宰跟在後方,似乎尋找着開口的時機,而中也也戒備着,不讓太宰先開口,似乎只要太宰發一個音,他就會截斷他的話。他們就這樣尷尬地走着,最終中也主動打破了彼此之間的寂靜。
 
他停下腳步,回頭對太宰說:「我雖然很氣你暪着我,甚至接受了我那些荒唐的提議……我沒開玩笑,是真的很火大。但是,我知道你不是惡意的,只是……只是因為……」為了不直接拒絕他。煽情的話難以啟齒,加上他想起了太宰知道自己喜歡他這個事實,就更說不出口了。
 
他知道自己只是在給太宰找藉口。沒有當面說破自己的感情可以是太宰對他的體貼,那麼那些不堪回首的互相撫慰呢?難道不是一時玩心大發嗎?難道不是想讓這成為日後用來跟他對嗆的材料嗎?天知道到底為了甚麼。中也不是不明白,但果然想要回到過去的心比一切都大。
 
最終,他豁出去似地大喊:「說到底,我他媽就是沒辦法擺脫你啦!我明明想要一直討厭你,但不知道為甚麼到了半路整件事都錯了!甚至還對你有了不該有的感覺……就算想把你拋在腦後,就算對自己說不該再接近你,就算明知我們回不去了,我還是會害怕後悔!我很重視你啊!十幾年的朋友誰能說放棄就放棄啊?!」
 
中也看着因驚訝而微微張嘴的太宰,然後回過了頭,背對着太宰,「總之……我們還是討厭彼此的朋友,你也沒必要再顧慮我的心情了,就跟那女生好好發展吧。之前的事……就當沒發生過吧。」「我……」太宰欲言又止,最後還是沒有說話,和中也一路走到車站,安靜地坐上電車,然後一起走過那條每天放學都會結伴同行的路。
 
跟太宰說了自己的想法後,中也覺得放鬆了不少,也許是不用再藏着捂着自己的心情,也許是因為太宰似乎也接納了他的想法。太宰想說甚麼已經不重要了,能挽回這段感情對他來說就已經很足夠了,其他的他不堪重負。
 
他拉開那個躺着太宰手帕的抽屜,把手帕拿了出來。他端詳着,想着就這樣不還給太宰也好,就當是他這份感情的一個紀念。呵,如果讓太宰知道,一定要笑個整整一小時。
 
雖說中也原諒了太宰的欺暪,他們也好像和好了,但太宰對他的態度還是有點奇怪。不再像以往一樣煩着他,給他發些諸如「長高妙法12招」之類無聊又讓人火大的網站連結,在群裏說話也好像還是看得出他在悶悶不樂。
 
中也心裏挺不是滋味,明明他都說不在意了,假設太宰不是為了自己喜歡他這件事耿耿於懷的話,他沒有任何理由要避開自己才對。太宰有甚麼不能釋懷?中也心裏也許是明白的,但答案卻太傷人了。他決定由他去,反正他們現在只是朋友,他再沒有義務也沒有權利為了太宰的一舉一動一一緊張。
 
中也辭去了便利店的兼職,用賺來的錢買了一臺自行車。他自己也不知道是為甚麼,總之就是直覺要買,也許是他甚麼都不缺,就是沒有買過自行車,也許是他潛意識裏不想再慢慢走在那條落滿太宰影子的路上,也許是他想給自己一個藉口去學習一個人。
 
他從頭到尾都不是個服輸的人,他想方設法,讓別人看來自己還沒有輸。他沒有輸,因為他撐下來了,他適應了。縱使他知道,事實上他一敗塗地。
 
他騎着新買的自行車跑到河濱,黃昏時刻的河邊沒有甚麼人,橘紅的落日餘暉在緩緩流淌的河水上閃耀着,周圍只有流水聲,電車駛過的聲音,不知名的大鳥從空中橫過,只留下幾聲鳴叫,與夏日的蟬鳴共奏着。中也在一座橋邊停了下來,他看着河面的金光,沒由來地感到一陣心酸。
 
「啊!」他把手放在嘴邊,朝着水面大喊,像是要把一切的憋鬱全部吐出,直到肺裏的空氣都要用完,開始感覺沒有氧氣。胸口一陣疼痛,但他不在意,他寧願接受這份確實的痛楚,也希望能稍微發洩一下。因為他清楚,即使再如何對自己說不用在意,事實上他卻在意得很。
 
「我喜歡你啊太宰治!」面前的光景彷彿會把他一切難以對太宰啟齒的話語帶到遙遠的那方。「我他媽喜歡你啊!」他把手放下,然後坐在地上,不禁失笑。
 
他曾對他們之間抱有一絲希望,他知道他有喜歡的人,也知道自己是最不可能成為他戀愛對象的。明明是清楚的,卻暗自為對方願意像情人一樣親近自己而竊喜,暗自慶幸他用作替代品的是自己,暗自期待他們會有甚麼別的可能性。他,算是努力過了吧?
 
七月來到尾聲,天氣也愈來愈熱,中也的心情也跟着燥動起來。八月初學校就會把他們的保送志願交到各所大學,要改填志願的話現在就是最後的機會了吧?既然是自己作的最終決定,中也也沒有要後悔的意思,只是他還挺在意太宰的志願大學的。
 
中也躺在床上看漫畫,風扇吹出的風從他上衣的下方偷偷鑽入,他開始有點冷了。他把漫畫翻過來放在床上,然後坐起身來,他拿起手機打開了與太宰的聊天頁面,手指在鍵盤之上猶豫着,遲遲沒有按下。
 
他先是打下「你會去B大嗎?」,然後又全部刪掉,這樣問似乎太直接。他又打下「你志願是哪所大學?」再次刪掉。最後他打下「你想好志願了嗎?」,按下了發送鍵。太宰幾乎馬上就讀了他的訊息,中也坐直了身子等待着,卻遲遲未收到他的回應。中也不禁覺得心煩意亂。已讀不回?!
 
他生氣地把電話扔到一旁,然後拿起被放置了好一陣子的漫畫繼續看。看到一半他就不敵盛夏的午後帶來的睡意,抱着漫畫陷入睡夢之中了。他醒來時,房間都變得昏暗了,他拿起鬧鐘一看,已是晚上八點。
 
他走到廚房,發現紅葉已經做好了飯菜,用保鮮盒裝着放在流理台上,下面壓着一張字條,用秀麗的筆跡寫着「我要出去處理一下工作,晚餐就翻熱這些吧。」
 
他把飯菜放進微波爐,然後坐到餐桌前,按了一下手機的開機鍵,屏幕就亮起來了,入目的第一條通知就是來自太宰的信息。他既期待又不安地解鎖,看到的卻是一句「我不知道」。
 
最終中也還是沒有改變主意,能不能在B大看到太宰就看他們的孽緣到底有多難斬斷了。如果他們在同一所大學,那他和太宰即使不能成為談情說愛的關係,他在太宰生命中的位置大概也無可動搖了吧?
 
不過他們在同一所學校的話,那個女生一定也在,他就得每天看着他倆放閃,這對他太殘忍了。不跟太宰玩在一塊也說不過去,畢竟是他自己說像從前一樣當好朋友的,為了這點疏遠而太宰的話就等於他還放不下。所以,不去同樣的地方才是好的吧?
 
說起這個,太宰跟她表白了嗎?他們走在一起了嗎?約好要去哪所大學了嗎?沒有及時回他是因為跟那個人在一起嗎?說不知道要去哪是因為那個人還在猶豫嗎?
 
好想知道。好想聽到他說沒有向她表白,好想聽到他說他們不會走到一起,好想聽到他說無論那個人想去哪一所大學他想去的是有自己的大學,好想聽到他說他已讀不回是在思考如何回應自己,好想聽到他說他從未為那個女孩猶豫半刻。他好想聽到,其實從一開始就是個玩笑,就是個惡作劇,太宰從未喜歡上任何人,也從未與他曖昧過,一切都並未偏離軌道。即使他知道這都只是他不可能實現的幻想。
 
他知道的,其實他們各自到不同的地方唸書甚麼的一點也不好……因為即使忘不掉,即使看到會心痛,但至少能看着啊。親眼看到就不會作無謂的猜測,親眼看到就更能死心。如果害怕受傷,心裏還保有一絲半絲的幻想,他一輩子都忘不掉太宰,一輩子都被他束縛着。
 
然而,說到底這都已經不是他可以控制的了,那傢伙會考哪一所大學是他的選擇,而他的選擇將決定他們之間的未來。
 
大概下次再見到太宰時他就會決定好了吧。他不認為太宰和他會在開學前再見面,畢竟在便利店遇到那傢伙之後,他就一直沒有跟他聯絡了。
 
所以當八月三十一號那天,中也在市立水族館那個最大的玻璃缸前與站在七米開外,同樣震驚的太宰四目相對時,他在一剎那間產生了一種直覺:他和太宰絕不可能只以朋友的身分陪伴彼此度過此生,否則,這世上定必沒有所謂的命運。
 
中也走近了太宰,「「你怎麼會在這裏?……」」他倆同時出聲,不能更有默契。「「你……」」他倆不禁為他們的同步一頓,然後中也又開口說:「你先說吧。」「隨便逛逛……」太宰別過頭說。「你呢?」「我手上剛好有張門票。」
 
他倆又再陷入了靜默之中,只有稀薄的人聲從遠處傳來。他們盯着玻璃對面的游魚,幾條護士鯊不時游到他們面前,館內很昏暗,從水缸而來的藍光映在他們的臉上,中也悄悄看了太宰一眼,他看起來好像在想着甚麼,又有點憂鬱,是藍色讓他看起來憂愁,還是他的確如此,他不得而知。
 
「我們怎麼會變成這樣呢?」中也輕聲道。「誰知道呢……」他是多麼的……多麼的討厭着這個人,又同樣地喜歡着,他的哀愁怎教他不會難受?倘若他是為了自己而煩惱,更是如此。如果說,一切都沒有發生,他們怎麼會變成這樣?如果一切都沒有發生,他們又是否真的不會有所改變?
 
「我喜歡你。」大概是沒想到中也居然會直接承認,太宰訝異地回過頭去看他。不只太宰,連中也都很驚訝自己竟說出這句話,但似乎周圍的氣氛、他的潛意識也在慫恿着他說出來。「現在也依然喜歡着……」他不知道他們因何改變,又會否改變,但是,如果一切沒有開端,天知道他會不會發現他終於願意說出口的這件事。
 
「我也不願意承認是這樣,但事實如此我也沒辦法,也不知道甚麼時候開始我就沒再把你當朋友看了……我自己都覺得好笑,明明比誰都要討厭你。你是個人渣,性格惡劣又沒有人情味,說話又不經大腦,做任何事都沒有幹勁,還特別喜歡搗亂,只消三秒就能把我惹得火冒三丈,但你偶爾溫柔認真的那些瞬間卻偏偏總是讓我看到。說實話真的讓我很困擾,這樣怎麼可能真的可以完全討厭你。」中也說着說着,不禁笑了,映着藍光的眼裏也帶了幾分笑意,同時又有幾分悽涼。
 
「你跟我說有了喜歡的人那一瞬間,我整個腦袋都變得不太正常了,起初還以為是朋友間的吃醋,如果真是這樣,也不會有後面那些破事了。你在書店親我,我以為我想推開你,但我沒做到,我在那時才知道完蛋了,我喜歡上最不該喜歡的對象了。明明知道你有喜歡的人,卻沒有拒絕你的接近,反而出了個餿主意,說甚麼把這些事情當成遊戲,我知道這樣到頭來受傷的只會是我,但我還是忍不住這樣做,忍不住期待我們之間會有個好的結局。事實證明我不該有太多的期望,因為最後我還是受傷了。」
 
中也回頭去看着太宰,四目交接。他眼中滿是複雜的情緒,戀慕、不安、怨恨、悲傷、期待……他對太宰有着數之不盡的情感,亦祈盼着對方也是如此。「太宰治,我他媽就是這麼喜歡你。你還要避開我嗎?」
 
太宰緊皺着眉,似乎想說甚麼,最後只憋出一句:「一切都亂套了啊……」他突然拽住中也的領口,把他扯到自己面前,然後捧住他的臉深深地親了下去,沒有激情,也不是蜻蜓點水,似是想讓對方接收到自己心中所想一般拼命。中也一時之間沒有意識到太宰在幹甚麼,只是呆呆地接受着太宰的親吻。直到太宰離開了他的唇,方才回過神來。
 
他看着太宰,擡手去碰剛被吻過的嘴唇,太宰的味道似乎還縈繞在他鼻間。「你到底在想甚麼?……」中也問,他對於解讀太宰的行動已經感到很疲累了。太宰盯着中也,忍不住露出了一個自嘲一般的笑容,他說:「我們算甚麼童年玩伴?……到了今天我才發現,我們對對方根本就不是我們以為的瞭如指掌……」
 
中也煩躁地說:「你別說這些有的沒有的好嗎?我是在……」「你知道……」太宰按住中也的肩膀,重新主導了發言權,「你知道為甚麼我一路以來都沒交過女朋友嗎?……你以為我是有了喜歡的人,但事實是我一直都有喜歡的人。我向你暗示了無數次,你卻一次都不曾想過是自己。」中也瞪大了雙眼,他懷疑自己到底聽到了甚麼。
 
「你……說甚麼?」「我說我喜歡你啊。」太宰露出了一個讓中也看了有點心疼的微笑。「可是你……不是喜歡那個女生嗎?……」聞言,太宰有點錯愕,然後又說:「難怪你突然變得不正常了,原來是這樣啊。我該說你蠢還是想太多啊?」「你他媽說誰蠢呢?」中也眉頭一皺,擡手就要向太宰揮拳,又被太宰抓住手腕。
 
「蠢的是我才對……」太宰垂下眼,像在深思。「是我自作聰明,以為你態度反常是因為終究還是決定放棄我。我不甘心,感覺像是輸給了你一樣,所以才主動去接近那個女生,沒想到反而是因為她讓你誤會了。」「你是認真的?……」太宰靜靜地看着他,不說一句,無聲地肯定了他。
 
「看來,我們都輸給對彼此不服輸的心情了啊……」中也失笑,不知道該高興喜歡的人也喜歡自己,還是生氣自己被蒙在鼓裏耍得團團轉。
 
他說得對,自己真的是完全不知道太宰喜歡自己啊……明明就近在眼前……
 
「不,最後是你贏了。」太宰笑。「你說出口了,把我藏了十幾年沒能說出口的話。」「十幾年?」中也感到十分震驚,如果說太宰也喜歡他讓他驚訝,那這個時間長度就讓他受到了震撼。「你說你喜歡了我十幾年?……你該不會要告訴我你對我一見鍾情了吧?」簡直不可置信。
 
「你覺得有可能嗎?就憑你?」像是聽到了甚麼搞笑的話一般,太宰不禁笑出聲來。「夠了……我很認真在問的……」中也紅了一臉,他也是想不出原因啊。「好吧,認真認真。」收起了笑容,太宰深沉地盯着中也,「你是第一個發現我沒有真心在笑的人,也是第一個讓我真心笑出來的人。我本以為我是討厭你的,但我卻喜歡上你了。」中也愈聽愈是難受,他才發現自己喜歡太宰沒多久,已經被折磨得想要放棄,如果說太宰真的喜歡了他十幾年,那他是用怎麼樣的心情去和自己交往的?
 
「每當我整你、惹怒你,你的反應都讓我覺得有趣,我知道只有這種關係能讓我站在距離你最近的位置上,所以我一直充當着『總是跟你鬥嘴的青梅竹馬』這個角色。我知道你在心裏早已把我當成最好的朋友了,你很重視朋友,我在你心裏怕是無以取替了吧。我恃着這一點,一直隱瞞着我對你的感覺。」
 
「但是啊,我們高三了。我突然發現,我們好像不會一輩子都可以待在彼此身邊,當永遠的好朋友。如果沒有一直待在一塊,如果我們只是朋友,終有一天,我對你而言的重要性一定也會減退吧。所以我才決定要告訴你,哪怕你只把這當成玩笑,也肯定能留下記憶,我依然永遠是你最難忘的朋友。」
 
「我還是抱着那麼一點希望的,如果我一下子說出口,你肯定會以為我在開你玩笑,所以我才選擇逐步暗示你。我也是在那時才發現你喜歡我,我是很高興的,這代表只要我再努力一點就會有收穫了。可是在書店那天,還有你當值日生那天,在我正要說出口時,你就狠狠地把我推開了。」
 
太宰認真地看着中也,「中也,你就這麼不自信嗎?」「你讓我怎麼自信得起來?……」中也難過地看着太宰。「你總是那樣猜不透,會不安也很正常吧?!會選擇先放棄希望也很正常吧?……我也很不甘心啊……這麼多年來,明明我都是最接近你的人,你卻說有了喜歡的人,這不就代表我的位置會一下子被取代嗎?」
 
「真是的,我們到底為了甚麼搞成這樣啊?……」「但是這不是很好嗎?如果沒有這一切,我們或許一輩子都說不出口。」太宰回身去看向魚缸。
 
中也看着他微笑着的側臉,也釋懷地笑了,轉過身跟太宰一樣面向魚缸。「你還真省事,這樣就當我們在交往了……」「嘛,反正你那腦袋聽了很快就忘了,不說也罷。」口裏諷刺着,卻握緊了中也的手。
 
他們的未來誰也不知道。成為情人是否會比現在更要長久?他們各散東西之後又能不能持續下去?這些都是未知之數,但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這些都不重要。他們現在只要還牽着手,還感受到對方的體溫,還感受到自己急促的心跳,這樣就足夠了。
 
Fin.
 
--------------------------------------------
 
【小劇場】
如果中也最後還是忍不住罵了太宰……
 
中:啊啊啊啊啊!
中:想了想還是覺得不爽!
太:你指甚麼?
中:廢話!當然是你暪我的事啊!
太:這些年來暪你的又不只那麼點。
中:……
太:想知道我家的黃書在哪嗎?
中:這種事誰想知道啊?……
太:答案是一本都沒有。
太:因為思春期開始之前就喜歡上你了。
 
【完結感想】
拖拖拉拉最後還是完成了,希望大家喜歡他們的這個故事。這是個有點平淡又有點憂鬱的故事,戀愛中的彼此誤會與胡亂猜測最是折磨人。跟原著中的二人比起來,《甚麼時候》中的他們之間的相處好像有點不一樣:原著裏他倆恨不得對方死在自己手裏,卻又信賴着對方,用自己的方式關心着對方,恨着、吵着、鬧着、愛着,我相信也是大家喜歡上雙黑的原因;但在這個故事中他們設定為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時空設定為沒有異能、沒有爭端的現代社會,他們倆還是學生,立場與原著很不一樣,所以他們雖然對彼此有所不滿,但因為遭遇相近,能夠彼此理解,還是成為了彼此重要的好朋友。討厭着,所以不服輸,不想承認喜歡上了,但無可否認彼此就是最重要的人。其實還有另外一些設定,在這篇中不能盡錄,有機會一定會寫番外,把太宰的場合還有其他人的故事補上。感謝大家長久以來的支持和包容。

评论(4)
热度(31)
  1. 淡定拯救世界双生ゲーム 转载了此文字

© 双生ゲー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