こちら、双生です。
歡迎交個基友唷!
(*ฅ́ ˘ ฅ̀*)

基本上是冷CP小能手:
晴艾、奈亞、奈因、青迪、太中、敦芥、金絢、優米、明浪、秀業、舊劍金、龍阿里、雪燐、夜雪、鳴佐、快新、創塔、光颯、利艾……

Writer: Sousei
Illustrator: Sousei

关于

【AZ】【奈因】【我與你,在這廣大世界中同行。】01. 沒有月亮,我還是愛你。

【閱讀須知】
※ 原案衍生。
※ 小騎士視角。
※ 杭州和巴黎的部分是資料和想象構成的。
※ 打算寫奈因環遊世界過不同節日的系列。


巴黎的街道兩旁有些民房可以短期租用,他們租了一棟民房的二樓,那是一間精緻溫馨的房間,房內有一扇落地窗,窗外是陽台。
 
屋主在陽台外放置了一張木桌和幾張木椅,讓租客可以悠閒地坐在陽台一邊喝茶一邊觀賞浪漫之都巴黎的街景。
 
「接下來我們去哪裏啊?」「接下來……」而現在他們正正在木桌前面對面坐着。斯雷因等待着伊奈帆接下來的話,這會決定他們接下來的去處。畢竟在巴黎也待了差不多有一個月,是時候要換個地方了。
 
「我們去中國好嗎?」「誒?之前你不是說想去意大利?」「計劃有變。」伊奈帆微笑道。
 
斯雷因嘆了一口氣,自從第二次地火戰爭以來,與伊奈帆同行已有差不多一年了,他也習慣伊奈帆的任性了。
 
大概誰也想不到吧?曾讓火星軍為他的智商咬牙切齒哭暈在廁所的界塚伊奈帆少尉竟是個愛耍賴又愛撒嬌的大小孩。
 
他們想不到的,又怎只這一件事?
 
他和伊奈帆在最後的戰役時,於月球碎片之中曾有着如此激烈的戰鬥,明明是對方最大的敵人,現在卻一起在各國結伴同遊,互相依靠。
 
真是任他們怎麼想,也不能想到。
 
「我明白了。」斯雷因露出一個淺淺的微笑,從木椅上站起來,打算回到室內。「你想的話就去中國吧。」
 
「斯雷因。」正當他走到落地窗旁,伊奈帆叫喚了他的名字。斯雷因轉身,看到伊奈帆坐在原位,側身面向自己。「怎麼了?」
 
伊奈帆一怔,又轉身回去看着樓下的街道。「不,沒甚麼。」「那我先去收拾一下東西了。」留下這句話和伊奈帆在陽台,斯雷因便走進房間了。
 
說來真是奇妙,他們怎麼會走到一起呢?
 
在斯雷普尼爾和塔爾西斯雙雙墜落地球之後,伊奈帆舉起了手槍,隔着一米的距離正對着斯雷因的頭部。
 
那一刻,已經喪失了戰意的火星伯爵斯雷因想:由這個與自己只有數面之緣,卻對他的人生造成巨大影響的男人親手了結他的生命也不錯。
 
他們同樣聰明,同樣抱有宏大的理想……假使他們的立場不是這樣的話,也許能成為很好的朋友也說不定。
 
如果有來生,他希望他不是界塚伊奈帆的敵人。
 
斯雷因用手指敲了敲太陽穴的位置,示意對方動手。當下,他已經有死的覺悟了,但伊奈帆卻給了他意想不到的回應。
 
他收起手槍,走到斯雷因的身旁,蹲下來緊緊擁抱着他。「斯雷因・扎茲巴魯姆・特洛耶特伯爵已經死了。」「甚……?」「界塚伊奈帆少尉也是。」「界塚伊奈帆,你在說甚麼?……」斯雷因太震驚了,他無法理解伊奈帆所說的話。
 
「終於救到你了……」伊奈帆沒有回應斯雷因的疑問,只是自顧自地把話說下去,並加重了擁抱的力度。「從今以後離開過去的生活,一起活下去吧,我們兩個。」
 
斯雷因受寵若驚地任伊奈帆抱住,說:「那,你的同伴呢?……」「沒有了。你也一樣。那場戰鬥無論誰贏了,結果都是一樣的。只有我們兩個都死了,才是最好的結局。」伊奈帆平靜地道出殘酷的事實。
 
伊奈帆的話讓斯雷因腦袋一片空白,沒來得及思考他說這些話的意義,他又想到另一點了。
 
「你和我是……敵人……」「界塚伊奈帆少尉或許是,但我不是。」伊奈帆埋在斯雷因的頸窩處,「現在你只是斯雷因,我只是伊奈帆。正因為如此我才能像這樣擁抱着你。」斯雷因感覺到自己的淚水正慢慢地從眼眶流出來。
 
原來他也不想成為自己的敵人,為甚麼上天就讓他們處在對立的位置上呢?
 
「讓他們都以為我們死了吧,這樣我們才能獲得真正的自由。」
 
斯雷因被抱得生痛,眼淚也一直湧出來,但他對這份痛楚甘之如飴,這份痛讓他有了能被救贖的實感。
 
斯雷因顫抖着雙手緩緩地往伊奈帆的背伸去,輕輕抱住了他的後背。「那……我們要到哪裏去呢?……」「哪裏都行。」
 
現在想起來還像作夢一樣,在那之後,他和伊奈帆便在不同的地方遊歷。當然,這也是因為要避開世人的耳目。
 
這一年的旅途中,他們互相了解得更多了。雖說最了解彼此的人是敵人,但斯雷因想,曾是敵人的朋友才是最了解彼此的。
 
當然,再了解對方,還是不可能完全猜到他的心思的。譬如說現在,斯雷因完全想不出來伊奈帆要去中國的理由。
 
明明早些日子他才對自己說想去意大利看看,但突然又說要去中國。
 
聽說中國的很多地方在戰爭之後都加強了防衛,國外的旅客住宿或是進行其他活動前要先登記身份。雖然地球聯合軍那邊知道他們還活着,也有意放任他們,但斯雷因・特洛耶特這名字可是軍方公布的已死去的戰爭主謀的名字。即使各國政府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也不能這麽高調地到處留名吧?
 
是有甚麼特別的理由一定要冒着這麽大的風險去中國嗎?他實在不知道。
 
他們到達中國杭州時是當天的下午五點。全程都由伊奈帆帶路,他沒有告訴過斯雷因實際要去哪裏,但斯雷因大概也能猜到。
 
他曾經從地球的書籍上略略看過,中國最著名的景點之一便是杭州的西湖,看着計程車行駛的方向也像是那邊。
 
說實話,斯雷因也有點期待,觀賞美景向來都是他的樂趣,在跟伊奈帆到處旅行之後更是如此。這些在地球上看到的風景,對於在火星長大的他來說,都是十分珍貴且難得的記憶。
 
他們大概坐了一個小時的計程車來到目的地附近,又花了好長時間才找到一個能用英語給他們指路的人,好不容易找了間能讓外國人免身份登記的賓館入住,搞定所有行李時已是晚上七點半。
 
賓館的位置離西湖不遠,只有十幾分鐘的路程。由於賓館內沒有煮食的用具,於是他們在附近的餐館吃了晚飯。
 
結帳之後,他們站在飯店門口,伊奈帆提出要到西湖逛逛,但斯雷因今天舟車勞頓,其實已經有點累了,他說:「湖一直都在那裏,沒有必要今天就去看吧?」「不行,一定要今天。」「可是我已經很累了……」「一定要今天。」
 
斯雷因有點生氣,對方竟完全不管他的想法,平常也是他遷就伊奈帆比較多,為甚麼對方就不能遷就他一次呢?
 
斯雷因正準備跟他開罵時,伊奈帆又彈出了一句:「今天是十五夜。」
 
「十五夜?」斯雷因一呆。「那是日本的叫法,在中國好像叫中秋節。這天是和家人一起度過的日子。機會難得,不試試在著名的西湖旁過節嗎?當是散步也不錯。」伊奈帆說着,牽起斯雷因的手就走。
 
伊奈帆包含着柔情的眼神讓斯雷因難以抗拒,就迷迷糊糊地任他牽着走了。
 
真是不爭氣。
 
是的,斯雷因承認他對伊奈帆有點想法,他覺得對方應該也有。畢竟他們是那樣的身份,也只剩對方能依賴了,要是要有愛情的想法,也只能對對方抱有。
 
一開始他也以為這是男人的本能在作祟,但後來發現自己真的喜歡上那個面癱了。
 
他們之中誰也沒有點破,就這樣一直維持着這種曖昧的相處模式。然而,斯雷因還是想要堂堂正正擁抱對方,或是被對方擁抱。
 
難道他的身份已經要藏着掖着了,連愛情也要偷偷摸摸嗎?
 
他們在西湖邊上走着,來來往往的人並不多。「斯雷因,你知道嗎?過去西湖最著名的十個景觀,其中一個就是只有十五夜這天才看到的叫做『平湖秋月』的景色。」「『平湖秋月』?」
 
伊奈帆淺笑着看向夜空,「傳說Heaven's Fall以前,這天的月亮是一年之中最亮最大最圓的,在西湖這邊能看到湖面像鏡一樣反射月亮的景色。月球沒了以後,世上也只剩中國會慶祝這天了,現在來西湖賞月的人也都沒有了。」「Heaven's Fall……戰爭還真是害人不淺呢。」斯雷因苦笑着說。
 
不管是他也好,伊奈帆也好,公主殿下也好……全部的悲劇都是由戰爭而來的。最可笑的是,明明自己也是戰爭的受害者,挑起第二次戰爭的也是他。
 
「也許是這樣也說不定,但也因為戰爭我才能遇見斯雷因。」斯雷因的臉一下子紅了起來,「所、所以你到底帶我來做甚麼?也沒有月亮可以看啊……」「我想和斯雷因一起度過這個與家人一起過的日子。」
 
斯雷因感覺到自己的心跳怦怦地加快起來。
 
「斯雷因……」伊奈帆露出了一個溫柔的微笑,便逕自背向斯雷因往前走了幾步。「今晚的月色真美呢。」
 
大概是當斯雷因不知道夏目漱石是誰吧。從斯雷因從後牽起他的手帶着笑意說:「我也這麼想。」時,他稍微露出了驚訝的表情就可知道。
 
伊奈帆的手傳來的力度,就和那天在海灘上他的擁抱一樣。
 
溫柔而溫暖。
 
--------------------------------------------
 
【小劇場】
如果奈因一起吃月餅……
 
奈:啊——
因:啊——
因:等一下,你怎麼自己吃掉了?!
奈:我又沒說是要餵你。
因:……
奈:斯雷因想我餵的話可以出聲啊。
因:不用了!
奈:可是我想餵你。
奈:你再不張口我就直接親下去了喔。
因:我知道了啦!別靠過來!……啊——

评论(4)
热度(24)
  1. 邹殷殷双生ゲーム 转载了此文字
  2. 艾丽丝双生ゲーム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伊莎贝尔
    双生ゲーム:

© 双生ゲー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