こちら、双生です。
AB血型,雙子座。
選擇困難,強逼症,話癆。
料理廢,運動廢,路痴。
嗯,除了這些本大人基本上十分完美呀哈哈哈哈!
歡迎交個基友唷!
(*ฅ́ ˘ ฅ̀*)

基本上是冷CP小能手:
晴艾、奈亞、奈因、青迪、太中、敦芥、金絢、優米、明浪、秀業、舊劍金、龍阿里、辛賈、雪燐、柔蝮、夜雪、綠雪、鳴佐、快新、千正、真御、創塔、光颯、利艾、蟲綠……
(其他都在子博客)

※小劇場在文章最下方。

Writer: Sousei
Illustrator: Sousei

Icon: スレイン・トロイヤト(ALDNOAH.ZERO)
Cover: 中原中也&太宰治(文豪ストレイドーグス)

关于

【VVV】【晴艾】好東西總是留到最後。(R18)

【閱讀須知】
※ 學園paro。
※ 晴人視角。
※ (時隔一年再說一次)晴人生日快樂。
※ 很好,第三次被屏蔽。


每個人每年都有一個生日,而時縞晴人的生日就在今天,十月十五日。
 
當然,在整個咲森學園裏知道的人不多,只有指南翔子以及其他幾個特別要好的朋友。其實應該還有一位的,晴人曾經向他提起過,但那位是個大忙人,也是個超級現實的現實主義者。
 
生日甚麼的,他可能用一句:「生日只是為了方便計算年齡而定的而已,根本沒甚麼意義。」就搪塞過去了。
 
雖然明知道對方忘記了的可能性很大,但畢竟是喜歡的人,還是希望對方能記住自己的生日吧?也不是說要他送甚麼禮物給自己,只是一句「生日快樂」,就足以讓他樂個半天了。
 
「艾爾埃爾夫……」他會記得嗎?
 
「怎麽了?一大清早用這麽委屈的表情叫那傢伙的名字。」「不,沒甚麼……」晴人乾笑着,尷尬地回避了翔子的問題。
 
「啊,對了!生日快樂啊,晴人!」翔子從晴人的課桌上跳下來,露出雪白的牙齒,爽朗地笑說。「謝謝你。」
 
「我說翔子,那個……你有喜歡的人嗎?」翔子用手托着下巴,認真地思考了幾秒,答道:「嘛,怎麼說……朋友之間那種喜歡是有的,但戀人那種就沒有了。怎麼了?」
 
「如果喜歡的人忘記了你的生日你會不開心嗎?」晴人皺起眉頭,疑惑地看着翔子。翔子拉開旁邊座位的椅子,一屁股坐在上面。
 
「會吧……畢竟是重視的朋友,如果對方不記得,就好像不在意一樣。只有自己重視對方的感覺很差!」
 
也是,他一直都有記住艾爾埃爾夫的生日。不只生日,甚至他的星座血型、身高體重,他全部都記得。
 
因為喜歡他,所以才會去了解他的一切,把他的事一一記在心頭。這當然不能代表甚麼,不能代表他喜不喜歡他,但是在不知不覺間,就把他的事牢牢記住了。
 
這不是證明了,在不知不覺間,他也在喜歡他嗎?既然如此喜歡,果然……
 
還是有點希望艾爾埃爾夫會記得。
 
「唉。」
 
小休息時,在學校裏人氣滿點的黑長直美女,流木野咲站在晴人的課室門口等他。
 
「晴人,生日快樂啊。」流木野,也是少數知道他生日的友人之一。「謝謝。」晴人微笑着道謝。「流木野同學還記得呢。」「當然了!啊,我有準備了蛋糕,午休一起在天台吃飯吧,吃完了還可以直接吃蛋糕。」「好啊。」
 
「那我先回課室了,午休見。」說罷,她便小跑着回課室。「喂,我把他們也叫來喔!」晴人向着流木野的背影喊道。「知道了!」
 
蛋糕,說起來很久沒吃生日蛋糕呢。與爸爸的相處時間很少,初中時除了翔子也沒甚麼要好的朋友,上了高中才認識流木野她們,關係變好的時候,也已經過了生日。
 
生日蛋糕會比平常吃的更甜嗎?因為是滿載大家祝福的,所以他想應該會更甜。
 
對了,得跟艾爾埃爾夫說一聲,今天在天台等。今天還沒有見過他呢,一大清早就從宿舍出去,晴人起床時他就已經不見人影了。
 
晴人走到隔壁艾爾埃爾夫的課室,站在門外一眼就看出他坐在哪裏了。在一堆黑色和棕色腦袋中,艾爾埃爾夫亮麗的銀髮極其突出。他低着頭看書,稍微地皺起眉頭。如此認真又漂亮的人,他當然會喜歡上了。
 
「艾爾埃爾夫。」晴人微笑着叫喚他的名字。艾爾埃爾夫聽到他的聲音,抬頭看向門口的方向,然後把手中的書放下,起身步向晴人。「怎麼了?」
 
「今天到天台和翔子她們一起吃飯吧?」「我知道了。」艾爾埃爾夫給予答覆之後,晴人還欲言又止地站在原地,見狀,艾爾埃爾夫不耐煩地說:「你還有甚麽事?」
 
他真的不記得自己的生日……但是,艾爾埃爾夫本來就不太重視這些事,可能他只是欠缺一個提醒?「那個……」
 
叮噹叮噹,上課的鐘聲響起,打斷了晴人的話。「有甚麼事午休再說吧。上課了。」說罷,他便沒有理會晴人,轉身回到教室了。
 
沒能說到……不過,就算他忘記了,看到生日蛋糕也該想起來吧?午休……再算吧。
 
「餓死了!」翔子毫無儀態地把便當盒裏的炸雞夾起放進口中。「剛剛的國文課簡直要把我悶死了!」「你這種學渣也就這樣了吧。」流木野嫌棄地看着翔子,翔子則鼓起臉表示抗議。
 
「啊,艾爾埃爾夫來了。」聽到犬塚前輩的聲音,晴人看向門口處,艾爾埃爾夫正一邊用手輕輕撥弄被風吹亂的銀髮一邊朝他們走來。
 
晴人不得不說,那模樣真是美極了。就像風中的妖精,用他冷漠銳利而深邃迷人的眼,靜靜地打量着你,彷彿點到為止的觸碰,讓你想要接近卻又不敢前行。雖然這樣說一個男生的確有點不合適,但這的的確確是在詮釋艾爾埃爾夫這個人。
 
「時縞晴人,幹嘛盯着我?」他坐在晴人的旁邊,冷冷地看着他。晴人馬上把燒紅了的臉從艾爾埃爾夫的臉上轉向手中的便當,「沒甚麼!……」
 
艾爾埃爾夫又盯着他幾秒,沒說甚麼,又把注意力放回他的三文治上。他拆開塑料包裝,露出裏面的火腿雞蛋三文治。
 
晴人看着艾爾埃爾夫小小地咬了一口三文治,心裏有點不滿。他總是用一份簡單的三文治解決他的午餐。每次艾爾埃爾夫從浴室出來,看到他瘦削的身體,晴人都會覺得心疼。
 
這樣真的夠營養嗎?晴人曾經就這個問題跟他討論了一次,最終卻被艾爾埃爾夫強硬地反駁了。「人類不需要攝取超出身體所需份量的營養。」他以這個理由,持續他那光靠三文治和露營用壓縮餅乾充饑的不健康生活模式。
 
當然,偶爾他還是會吃正餐的。比如說,晴人親自下廚炮製晚餐,或是三文治和壓縮餅乾都賣光了的時候。原因是:「吃正餐太麻煩了,也浪費時間,只有不懂好好利用人生的人才會花時間去煮食。」吃即食食品也是出於他的這個主張。
 
「不好好吃正餐可不行喔。」「時縞晴人,你在我耳邊說這句話很多遍了,明知道沒有用就不會省點力氣嗎?」艾爾埃爾夫露出一個「你很煩」的表情。
 
「既然被我看見了可不行!」平常他學生會有事情不和他一起吃飯,但只要艾爾埃爾夫和他吃飯,他就一定會唸叨一番。
 
晴人從自己的便當盒裏夾了一塊煎蛋捲,放在他的面前,「吃下這個。」艾爾埃爾夫後退了一點,皺起好看的眉,俯視眼前油亮的煎蛋捲,又看了看晴人,最終還是妥協似地張嘴吃下晴人的手製煎蛋捲。「一般吧……」
 
「你們兩個在這裏也這麼明目張膽好嗎?」流木野說,惹得翔子和犬塚前輩也在偷笑。
 
經她這樣一說,晴人才發現自己是在餵艾爾埃爾夫吃東西,他臉上頓時一片火紅。但艾爾埃爾夫卻像事不關己一樣,平靜地說:「又沒幹甚麼見不得人的事,有甚麼明目張膽不明目張膽的?」
 
大概對他來說,這事跟任何人都能做。只要有誰把食物放到他嘴邊,他都會吃下去吧?說真的,晴人真的不了解他,自問是他在這所學校最親近的人了,住在同一間宿舍,手也牽了,親也親過了,連床單也都滾過了,他有時也不清楚他在想甚麼。
 
有時……晴人也會覺得很灰心。
 
「對了,晴人的蛋糕!」流木野把預備好的蛋糕放在大伙的中間,熟練地拆開盒子,便精美的草莓蛋糕曝露在幾人的眼前。「晴人,你可真幸福。這可是校園人氣美女流木野咲專程為你準備的生日蛋糕啊!」「前輩……!」「別說了,快切吧,看得我口水都快流乾了!」翔子催促着眾人。
 
晴人隨便地分好了蛋糕,注意力早就放在艾爾埃爾夫的身上了。但似乎現實主義至上的學生會副會長沒甚麼表示,反而倒過來問晴人:「幹嘛?」
 
晴人這是真的灰心了。如果說只是忘記了他的生日,那還是情有可原的,畢竟他堂堂艾爾埃爾夫大人貴人事忙,而且不屑慶祝任何日曆上有寫或沒有寫的法定或非法定的私人或公眾的假期或紀念日。
 
但沒有甚麼比起愛人明明知道你的生日卻完全無動於衷,也無視你想慶祝的心情更為難受了。
 
「這蛋糕真不錯。」「是啊!」……他只覺得,生日蛋糕雖然滿載大家的祝福,但少了一個人的,吃下去就是苦的。
 
整個下午,晴人的心情都十分的低落,連平常最專心聽講的數學課都沒能好好集中精神,不用說,原因自是在於他那位高冷的愛人。
 
他現在連回去宿舍的心都沒有了,一想到回去就要見到比他早放一節課的艾爾埃爾夫,他就頭痛了。在平常他是很樂意早點見到對方的,但晴人今天實在不想看到他。是的,他有點生氣了。
 
可是,再不願意,他還是要回去的。
 
一進門就看到艾爾埃爾夫已經洗好澡,坐在書桌前閱讀今天他在課室讀的那本書。艾爾埃爾夫瞄了他一眼,又繼續把目光放在書頁上。
 
晴人生氣地把西裝外套和領帶甩在床上,向着浴室的方向走,一手解開襯衣的鈕扣,一手用力地關上門。他需要洗個冷水澡讓自己冷靜一下。
 
早就知道艾爾埃爾夫是個冷淡的人,他實在不該在這事上執著太多的。
 
最初不是知道他是這樣一個人,也告訴自己接受了這個人才跟他告白的嗎?那麼自己現在為了這種事而生氣,不就是他不夠諒解他的表現嗎?
 
他也不可能為了這件事而氣艾爾埃爾夫一輩子,當然,裏面也有他做不到不理他這個因素存在。
 
所以,他應該冷靜下來,當作甚麼事都沒有發生過。只要過了今晚,就不再是自己的生日了,明天就能像平常一樣與他相處了。
 
他從浴室出來時,驚訝地看着艾爾埃爾夫坐在他的床上,似乎在等他出來。「時縞晴人,你該不會是為了我忘記你的生日這種破事而鬧情緒吧?」「……」晴人不語,只覺得特別尷尬。
 
「你也太少看我了吧?我聽過一次的事怎麼可能忘記。只是沒想到你這麼在意這種事……」「也只有艾爾埃爾夫不在意罷了……」艾爾埃爾夫輕輕嘆了一口氣,「真是個天真的傢伙……每個人都在見面的第一刻祝賀不是很不特別嗎?」
 
他站起來,走到晴人的面前,「你想怎樣就怎樣吧,隨你怎麼做。」「這算是禮物嗎?」「是的,我沒有準備任何禮物,如果你還要禮物的話,我也只剩這種東西了。」
 
「這可是……你主動邀請的啊……」
 
(拉燈環節!)
傳送門在此~(圍脖)
誒?上面的門進不了?(簡書)
 
艾爾埃爾夫無力地躺在晴人身下,用已經沙啞了的聲音說:「生日快樂……我是,最後一個吧?」
 
「是啊……最後一個才特別呢。」
 
其實午休那個蛋糕……還是挺好吃的。
 
--------------------------------------------
 
【小劇場】
如果小妖精送晴人禮物……
 
艾:送你。
晴:謝謝……但是為甚麼是這個啊?
艾:比起無謂的東西,你更需要數學筆記。
晴:沒有包裝,完全沒打算當禮物送嘛……
艾:包裝既麻煩又浪費,為甚麼要做?
晴:你給別人送時可別這樣啊。
艾:時縞晴人,我只給你一個送。

评论(6)
热度(40)

© 活撃/双生ゲー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