こちら、双生です。
歡迎交個基友唷!
(*ฅ́ ˘ ฅ̀*)

基本上是冷CP小能手,目前主要創作奈因、太中、敦芥。

Writer: Sousei
Illustrator: Sousei

关于

【AZ】【奈因】如果你馴服了我……

【閱讀須知】
※ 原著向。
※ 小騎士視角。
※ 是以信件形式表現的BE。
※ 我只是偶爾想寫點BE而已。


致界塚伊奈帆: 
 
很久沒給你寫信了,你最近還好吧?不過這樣問你也是多餘的,你過得總比我這個囚人好。 
 
你記得我們上一次見面是甚麼時候嗎?我想大概是兩年多前吧,那時你還會為公主殿下打聽我的狀況。可惜的是,在我以為我們快能當上朋友時,你就沒再來了。雖然有跟你以書信來往,但你知道嗎?信中的你看起來更冷漠了,離我更遠了。 
 
儘管如此,我還是很高興我們之間能以筆墨連繫着。你可能會奇怪我怎麼會突然提起這些事,請你別在意,這只是我一時的有感而發,但如果可以,請你別急着把這封信閒置在一角,把它看完吧!我知道的,你實際上是個急性子。 
 
記得你第一次來看我,我恨不得衝上前把你撕碎,就像野狼一樣。他們在背後罵我的其實沒有錯,我不否認我內心深處有着衝動而兇暴的部分。你冰冷的態度讓我覺得你在羞辱我、嘲諷我,我痛恨自己的軟弱,更痛恨你沒對我下殺手。 
 
於是之後你再來時,我沒忍住問你理由,不殺我的理由。你說是公主殿下的願望。老實說,我並沒有因此得到救贖,即使你告訴我沒殺我的理由是出於想要使我難堪,也遠比別人的善意這個原因要來得痛快。 
 
我想你是知道的吧?她的好意讓我被永遠囚禁在名為悔恨的牢籠中。也不知道你是真的誠實還是本性殘忍,居然告訴我這件事。無論孰真孰假,它都會傷害我。 
 
我的每日都是在地球人的冷眼,還有悔恨的漩渦中度過的,在那樣的日子裏,不暪你說,你的確是我唯一的救贖。 
 
從來沒有人會親自為我烹煮食物;從來沒有人願意抽空來陪我下一場棋;從來沒有人能像你一樣,讓我感覺到我們是對等的。 
 
好吧,我必須承認,當時我說你做的料理很一般只是我不甘心而已,不甘於自己竟被你這傢伙的料理所感動。雖然遲了點,但我還是要謝謝你。煎蛋捲很好吃喔! 
 
所以我,無法討厭你,即使你是我的敵人。 
 
聽說你不會再來見我時,我的心好像有甚麽塞住了似的。我不想承認,所以甚麼也沒表現出來,暗自沮喪了有一個多月。後來你在信上說是軍方把我的監管權轉移給了其他人,所以才不能來探望我,我的心情又一下子開朗起來。 
 
你知道是為甚麼嗎? 
 
你說過你不愛好文學,但總聽過《小王子》這個故事吧。 
 
「如果你馴服了我,我們就會彼此需要。那麼你對我來說就是世上的唯一,而我對你來說也是世上的唯一。」這是當中我認為最適合我們的對白。 
 
雖然我不知道你是否需要我,但我是;雖然我不知道我對你來說是否唯一,但你是。你對我來說從一開始就是唯一,與其他的地球士兵不同,你一直是我心中唯一認同的勁敵。 
 
伊奈帆,你馴服了我,你明白嗎?你明白這是甚麼意思嗎? 
 
我不期望你能給我甚麼回應,因為事實上你不需要,即使你回應,我也來不及知道。是的,看到這裏,聰明如你也感覺到有甚麽不對勁了吧。 
 
我明天將被處刑,他們是在早兩個星期前通知我的。很抱歉我把重點放到信的最後,但原諒我,我真的很難下筆……我怕你無心把這封信讀下去,我想你知道我對你是怎麼看的,至少在我離開這世界前。 
 
以前我以為活下去是枷鎖,現在我懼怕着死亡。人在有了留戀的事物後,總是把生命看得特別重。我想活下去,想要再像這樣給你寫信。 
 
但是我沒有這樣的機會,我沒法得到你的回應,沒法再吃一次你做的煎蛋捲,沒法再見你一面,甚至沒法再拿起筆寫信給你。 
 
我將化作冰冷的屍體,如同多年以前對公眾所宣告的一樣,只有名字留在歷史的長河中被世人指點。我相信他們不會為我立墓碑,你大概也不必為我祭掃了。 
 
伊奈帆,你明白嗎? 
 
這是我留下的最後的文字,而這封信,只為向你傳達一件事。 
 
我喜歡你,伊奈帆。即使說甚麼都遲了,但願你能記住,曾經有個叫斯雷因・特洛耶特的人,他把你當作世上的唯一,他的唯一。 
 
斯雷因・特洛耶特上 
2019-10-06
 
--------------------------------------------
 
【小劇場】
如果這封信並沒有送到伊總手中……
 
伊:已經給他寫了幾封信了……
伊:他一直都沒回覆……
伊:是不想再和我有甚麽聯繫了?
伊:我們……還是無法成為朋友嗎?
伊:總感覺……
伊:有一點寂寞。

评论(6)
热度(41)

© 双生ゲー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