こちら、双生です。
AB血型,雙子座。
選擇困難,強逼症,話癆。
料理廢,運動廢,路痴。
嗯,除了這些本大人基本上十分完美呀哈哈哈哈!
歡迎交個基友唷!
(*ฅ́ ˘ ฅ̀*)

基本上是冷CP小能手:
晴艾、奈亞、奈因、青迪、太中、敦芥、金絢、優米、明浪、秀業、舊劍金、龍阿里、辛賈、雪燐、柔蝮、夜雪、綠雪、鳴佐、快新、千正、真御、創塔、光颯、利艾、蟲綠……
(其他都在子博客)

※小劇場在文章最下方。

Writer: Sousei
Illustrator: Sousei

Icon: スレイン・トロイヤト(ALDNOAH.ZERO)
Cover: 中原中也&太宰治(文豪ストレイドーグス)

关于

【AZ】【奈因】直到我們的世界只有彼此。(04)

【閱讀須知】
※ 原著向。
※ 小騎士視角。
※ 有我對《羅密歐與茱麗葉》的個人看法。
※ 今天安定地病着。
 
前篇:
(03)
後篇:
(05)


在伊奈帆離開了房間後,斯雷因把頭上的棉被拿下。他走到書房,坐在桌前注視着那個放有公主來信的抽屜,卻沒有去拉開。 
 
他伏在桌面,手中把玩着原本靜置在桌面的伊奈帆的鋼筆。任他表現得再冷靜,內心的鬱悶和躁動還是沒有被掩蓋。 
 
他出去,是不是為了公主殿下那封信呢?在情感這方面,他實在恨她。他曾憧憬着那位美麗而溫柔的公主,但伊奈帆是不一樣的。如果生命是一個故事,那伊奈帆就是他故事中的主角。即使起初主角還未登場,到主角出現後,故事就會以主角為中心進行。斯雷因的人生也一樣,是以伊奈帆為中心的。 
 
說到故事,斯雷因最近拜讀了莎士比亞的劇作,著名的《羅密歐與茱麗葉》,講述了一對年輕的愛侶雙雙殉情的唯美故事。 
 
一般人都認為這個廣為人知的經典愛情故事是個淒美的悲劇,比如這本書的譯者,他在序中寫道:「這是一個浪漫與悲劇的結合。」斯雷因卻不這樣認為。 
 
這是一個喜劇,很明顯是。羅密歐和茱麗葉死後,兩個家族互相理解並原諒,僅僅兩個人的犧牲可以讓家族之間長年的矛盾化解,這是個雖有缺陷但仍算完滿的結局。 
 
和他們很像啊。他們都因為彼此而無法真正地自由,同時他們的犧牲換來了兩星的和平。唯一的不同是,即使只有他一個人犧牲,兩星依舊會獲得和平吧? 
 
羅密歐和茱麗葉之間的愛真的是愛嗎?斯雷因認為更多的是他們的一時衝動,因為年少,所以輕狂,輕率而又狂妄地為了一時的熱情捨棄了自己的生命。 
 
如果他們再年長一點,或許到了十八歲左右,又會不會因為對方的死亡而傷心到要自殺呢?假如換了現在,在他和塔爾西斯墜落之際,伊奈帆還會救自己嗎? 
 
他想不會。 
 
伊奈帆有多聰明他是知道的,當時的情況他應該能判斷出來,無論他有沒有救他,最終的局面都不會有所改變。他莫不是為了一時的衝動救了自己?他說過救他是公主的意思,當下的一刻會救他甚至不是他本人的意思,那麼就更應是這樣了。 
 
要是讓現在的伊奈帆再選擇一次呢?或許他會因為與自己之間的感情再次作出衝動的決定,或許他會冷漠地看着他在大氣層中化為灰燼。放在早幾個星期,斯雷因不會無緣無故想這些事,但公主的來信讓他不禁胡思亂想。 
 
那個人,是為了公主殿下才救自己的。那是不是說在他心目中,公主的請求比他自己的意願更重要呢? 
 
如果說,公主讓他離開自己,與她一起,他是不是就會扔下自己不管呢? 
 
斯雷因很害怕,他害怕最初的恐懼成為真實。伊奈帆對自己的熱情會消逝,這甚至比四年前他以為公主殿下被成功暗殺還要可怕。他將再次只剩一個人,不,比這更嚴重,因為他嘗過了快樂的滋味,他曾擁有過伊奈帆。 
 
不,這不能發生。他愛着伊奈帆,雖然他從未說出口過,但他認為世上沒有誰比他更深愛伊奈帆了,即使是他的姐姐。因為即使是她,伊奈帆也不是她的一切。 
 
羅密歐與茱麗葉如果再年長一些,或許不會對對方如此着迷,但他肯定自己有一輩子的激情可以消耗在伊奈帆身上,因為他足夠年長,足夠清楚自己在幹甚麼。 
 
是的,那個人就是他的全部,他願意用他的全部來換他。 
 
他算準了伊奈帆一定會再光臨這個牢房,在差不多的時候坐到飯廳的餐桌前,站在門口就能看到這邊的燈亮起,用來吸引別人注意最適合不過了。 
 
伊奈帆大概喜歡看到他示弱的樣子,是的,那個看似一時興起的邀請是斯雷因細心地考慮過的。結果也順了他的意,伊奈帆的確對他更上心了。 
 
「吶,伊奈帆……如果你知道一切都是我故意做出來討好你的,你會不會失望?」斯雷因自嘲地笑了笑,擺弄着那天沒有下完的棋。 
 
不知怎麼的,昨天伊奈帆忽然提起這盤棋,說今天過來時要把它下完,明明已經是好幾天前的事了。於是斯雷因只能無奈地憑印象再次把一隻一隻的棋子放回黑白相間的棋盤上。 
 
說起來,這個點伊奈帆應該要來了,難道又有甚麼重要的事情嗎?斯雷因最近愈發緊張,只要伊奈帆晚來了一點,或是出去外面接個電話,他就開始覺得不安。 
 
他無法完全相信伊奈帆。他與他之間,有着太多的猜疑與算計。 
 
下棋時他總是白色的一方,伊奈帆則總是先看清他的每一個行動,再走出正確的每步,慢慢把他將死。那樣聰明的他,是否也看清了他的心思?光是像這樣想像一下已經感到後脊發涼了。 
 
斯雷因又等了十五分鐘左右,伊奈帆才出現。「可真是姍姍來遲啊。」伊奈帆把身上的西裝褸脫下,搭在一旁的沙發上。「有點正事。」「以前你就算有正事也不會在我們約定了的時間遲到。」「斯雷因,你以前也不會探究我的生活。」 
 
斯雷因注視着他那雙可以說得上不帶感情的紅眸,知道對方已看穿自己對他數次的遲到有所質疑,又說:「因為一直以來不需要問我也知道。」斯雷因先下了一步,然後伊奈帆緊接着移動了一個士兵。 
 
「現在也是一樣的。」聽到對方的話,斯雷因嘲諷地笑了一聲,把騎士移到了對方士兵的正前方,「難說。我可不知道你最近在想甚麼。」 
 
伊奈帆盯着斯雷因好一會兒,最終嘆了一口氣,說:「你在鬧甚麼彆扭?給俄羅斯總部的中將送行可不能像以前一樣用藉口推掉啊。」 
 
斯雷因把頭微微別到一旁,小聲嘟噥:「真的只是中將嗎?……」「你說甚麼?」「沒甚麼,還是下棋吧。」 
 
雖然這樣說,但實際上斯雷因並沒有完全放心。他才是棋盤上黑色的一方,他才是被動的一方,不等待對方有所行動他就無法把遊戲繼續下去。 
 
棋盤上伊奈帆手中的黑棋可是長勝軍,那他又如何? 
 
在伊奈帆說了那位中將已經回去俄羅斯以後,他來斯雷因這兒的規律確實回復到從前那樣了。 
 
他們的生活也回到了正軌,依舊是每天起來,和伊奈帆一起吃他煮的早餐,然後伊奈帆會出去工作,他則在書房看書,到正午他就會回來,吃過午飯後他們就會膩在一起,隨便幹點甚麼,下棋、一起看書,或者只是黏在一塊。 
 
可能稱這種令人胸悶的室內生活為正軌,是不正常的,但斯雷因確實覺得這才是他該有的生活模式。 
 
以前他和伊奈帆見面,總是由居住的那間小牢房被押至會面室,途中會經過一條頗長的走廊。那條走廊的牆壁上有着僅僅一扇的窗戶,上面被鐵枝封住,他能透過鐵欄的空隙看到那蔚藍的天空。 
 
那曾是他僅有的幸福。 
 
即使那片天空如此美麗,他卻不認為再不能看到是他的不幸。因為伊奈帆成為了他的另一片天空,另一種幸福。 
 
他雖然擁有了比以前更好的生活環境,伊奈帆也常常待在這裏,就像他有了共同生活的人,還有他們的家一樣,但是,他卻再沒出過這個牢房,再沒看見過自然的景物,甚至沒看見過其他生物。 
 
會造成這個局面,無疑是因為伊奈帆。他本該為此憤怒,然而,他不受控制地為此感到欣喜,因為他終於也被某個人重視到要把他與世隔絕的程度了。 
 
或許他是生病了,是怎麼樣的人讓他無可救藥?伊奈帆出眾、睿智、俊逸、年青、有成就,這些都不是他致病的原因,他對斯雷因的執着才是讓他為他放棄對正常生活的渴求的理由。 
 
從來沒有一個人對他如此執着,艾瑟伊拉姆公主重視他,卻也沒說過任何一句要他永遠留在身邊的話。但斯雷因想,重視某個人到了一個程度,就會想獨佔他,甚至為了把對方綁在自己身旁而作出可怕的事。就像他自己,想要讓伊奈帆永遠留在這裏陪伴他,故意討好他,偷翻他的文件。 
 
而伊奈帆正正給了他相同的感覺,被束縛被囚禁的感覺。他愛他,包括他的佔有欲。不,該說是他是因為他的佔有欲而愛上他的。 
 
他到底要做些甚麼?他還要做些甚麼? 
 
事實上,他並不需要,他自己也清楚。但他就是不能安心,不敢安心於對方此刻對自己的眷戀。縱使伊奈帆曾多次在他耳邊訴說過他永遠都不會拋下他,他還是會不安。 
 
好痛苦。 
 
在斯雷因還沒有接受伊奈帆以前,他有過一段痛苦掙扎的日子,他以為順應自己的心意能讓他好過點。的確,後來他們過得很幸福,很開心,然而,他從沒想過問題是會不斷產生的,只要他一天活着,他想追尋的只會更多。 
 
當天他想要忠於感覺,今天他想要獨佔對方,誰知道後天、大後天、一年後、十年後他會想要甚麼? 
 
斯雷因搖了搖頭,人類在與外界隔絕的空間裏會變得焦慮,他也是如此,還有更嚴重的趨向。他覺得痛苦,他想把對方留在這裏,永遠的。但這樣太自私了。 
 
自己已經是籠中之鳥,難道也要把對方的雙翅折下來麽? 
 
「你在想甚麼呢?」伊奈帆從後方摟住他,親暱地用臉蹭着斯雷因的頭髮。「我在想鳥兒。」伊奈帆拉他轉過身,「你想看?」「也不是……」 
 
「斯雷因,我最近可能都不能長待在這裏了。」「……」聽到伊奈帆這樣說,他有點呼吸困難。「沒關係。」「如果你覺得悶……」「我自己沒關係的……」 
 
甚麼啊?這種戀人出軌了一般的對話和節奏……斯雷因不禁想起書房那些愛情小說。 
 
你若是拋下了我,我該如何獨自生存?
 
--------------------------------------------
 
【小劇場】
如果伊總再遲到小騎士發脾氣……
 
奈:真的對不起。
因:對不起有用嗎?!
因:我說對不起,你讓我扇兩巴掌試試!
奈:如果扇我能讓你順氣。
因:唉……這不是重點好嗎?
因:重點是與其說對不起,倒是別遲到啊!
奈:可是我喜歡說對不起後被你罵……
因:界塚伊奈帆,快去吃藥!

评论(2)
热度(47)

© 活撃/双生ゲー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