こちら、双生です。
AB血型,雙子座。
選擇困難,強逼症,話癆。
料理廢,運動廢,路痴。
嗯,除了這些本大人基本上十分完美呀哈哈哈哈!
歡迎交個基友唷!
(*ฅ́ ˘ ฅ̀*)

基本上是冷CP小能手:
晴艾、奈亞、奈因、青迪、太中、敦芥、金絢、優米、明浪、秀業、舊劍金、龍阿里、辛賈、雪燐、柔蝮、夜雪、綠雪、鳴佐、快新、千正、真御、創塔、光颯、利艾、蟲綠……
(其他都在子博客)

※小劇場在文章最下方。

Writer: Sousei
Illustrator: Sousei

Icon: スレイン・トロイヤト(ALDNOAH.ZERO)
Cover: 中原中也&太宰治(文豪ストレイドーグス)

关于

【AZ】【奈因】直到我們的世界只有彼此。(06)(R18)

【閱讀須知】
※ 原著向。
※ 小騎士視角。
※ 拖這麼久真的很抱歉,之後會努力更的。
※ 大家的病慢慢在好。
 
前篇:
(05)
後篇:
(07)(END)

 
斯雷因從床上艱難地坐起來後,身邊依舊不見伊奈帆。這樣的日子已經有好幾天了,他每天都在外面不知道幹甚麼。
 
斯雷因每天睜開眼睛時,都只看到沒有被躺過痕跡的整潔的枕頭;當他循着食物的香氣走到廚房,沒看見期待的身影,卻看見了流理台上放着伊奈帆炮製的料理。
 
明明從前他在牢房裏的時間比哪裏都要多,但現在與他見面的機會卻愈來愈少。斯雷因覺得自己如果再不跟伊奈帆見一面,他大概會患上甚麼奇怪的心理疾病,即使他覺得自己對此並沒有醞釀出甚麼太負面的情緒。
 
因為在晚上,他有時會夢到伊奈帆回到他們的卧室,摸自己的頭,或者親吻自己。斯雷因認為他做夢的原因在於他的潛意識裏的不安和對伊奈帆的想念。
 
他用過早餐,把盤子洗乾淨,放在架子上晾乾,又回到了卧室。他注視着伊奈帆平常躺的位置,不由自主地又爬上床,頭枕着伊奈帆的枕頭,只要他鼻子用力一吸氣,伊奈帆那股淡淡的洗髮水香味便會傳來。
 
「伊奈帆……」斯雷因把臉埋進愛人的枕頭,貪婪地呼吸着他的氣味,好像害怕自己不把這股氣味留在腦海裏,它就會漸漸消失,而他,再也想不起來。
 
他其實十分軟弱,一旦依賴了誰,他就無法裝作堅強了。在他還未陷得太深時,他還有自害的決意和勇氣,而那個人真的很聰明,他用了最好的方法讓自己變得懦弱。
 
他想念那個對他殘酷也對他好的人,想念他的臉,想念他的聲音,也想念他的吻、他的觸碰。
 
(算不上肉吧?)
傳送門在此~(圍脖)
誒?上面的門進不了?(簡書)
 
界塚伊奈帆是個只要有心,就能讓你溺死在蜜糖中的男人。他平常冷淡,但他對待愛人,卻像是想親手讓對方窒息,把對方按在蜜罐中一般,致命地溫柔。
 
聽起來很粗暴,的確,他的溫柔是強硬的。但同時他的溫柔卻能讓你上癮,恨不得真的要被那金黃香甜的蜂蜜包圍着死在罐內。
 
這樣的他,最近好像給了斯雷因浮上液面喘一口氣的空間。可已經上癮的他,要的不是呼吸的空間,他想要對方,一直把他埋在罐裏,雙手按着他的兩肩,一步也不離開他,直到確保他被溺斃,或者他自己死去。
 
他做的豐盛的三餐真的不能說明甚麼,吃過他煮的東西的人大概多着了。伊奈帆本人很少說關於自己家庭和過去的事,但他以前聽他提過,他家裏只有姐姐。兩個人相依為命,他能練出這門手藝就代表他沒少在家裏煮飯吧?
 
在還有獄卒守着他時,他們也曾竊竊私語過他那位同樣在地火戰爭時以學生之身加入地球聯合軍的青梅竹馬。她也大概吃過他的料理。
 
但那時他不在意可恨的橘色的傢伙跟誰有一腿,後來他又佔有了對方的大部分時間。太得意忘形,所以擅自把一些理所當然的事變得特別。
 
而現在,伊奈帆的身影卻好像逐漸消失在自己的世界中,只剩不知有多少人知曉味道的料理躺在廚房。
 
他真的很聰明,從他駕着那架橘色的戰機擊倒了托爾蘭開始,他就知道對方的智慧不一般,只是他沒想到他竟聰明到這個地步。
 
他用名為自己的牢籠束縛了他,使自己成為只為了他活着的籠中鳥。他曾嘗試拔掉自己的羽毛、啄開自己的胸膛、咬破自己的腸子,但最終都被救回來了;之後他不斷撞向籠子,想要掙脫牢籠,發現這個籠子是如此堅固,然後,他愛上了在籠中的生活,愛上了籠子。
 
即使現在,在籠子裏放一根尖刺,他也沒有當初剖開自己身體的勇氣了。因為他知道只要他一死,他就會從籠中被拿走。
 
斯雷因站在蓮蓬頭下,看着道道水柱從上頭那些小洞中流出,想着。
 
乾脆真能溺死就好了。
 
他今天也一樣,百無聊賴地在書房用一本歷史小說消磨他的時間。吃過飯菜,洗了碗,他爬進了空無一人的被窩,卻怎麼也睡不着。
 
他閉上那雙好看的眼睛,想着他和伊奈帆從認識到現在的種種。他們之間有着世間上的所有聯繫,敵人、友人、戀人、家人。親密,同樣充滿着意外性,誰知道會不會有一天他們又成了陌路人呢?
 
他又想起那封信,艾瑟伊拉姆的來信。
 
他在從前就難以理解公主殿下對伊奈帆的信任,會討厭伊奈帆很大原因就在於嫉妒他跟艾瑟伊拉姆的親密關係。
 
他為她付出了那麼多,甚至不惜挑起戰爭,他不能說自己做得沒錯,但他的本意無可否認是為了她。然而,艾瑟伊拉姆三番四次否定他,與他站在對立的方向,這實在讓他痛心。
 
對於她讓伊奈帆挽救了他的性命,他十分感激,但即使如此,他其實並不甘心。他的生命與他手上逝去的生命相比實在過於渺小,這正是她為他做的和他為她做的之間的差距。
 
如今他終於不再執着於她,她卻搶走了他現在執着的人。她到底要傷害他多少次呢?
 
伊奈帆,會拋下他嗎?斯雷因一直以來都努力讓自己成為對方不能失去的存在。老實說,他並不是伊奈帆肚子裏的蛔蟲,他並沒有絕對的自信對方沒了自己就不行。
 
伊奈帆從認識他開始就一直保持着同一種態度,縱使他常陪在他的身邊,他也能感受到對方對自己的喜愛,但誰知道那個面癱到底是怎麼想的。或許從頭到尾都只把他當成被圈養的寵物,雖然喜愛,但沒必要把人生都奉上。
 
胡思亂想會影響睡眠質素,而斯雷因的睡眠質素更是每況愈下,想靜下心來也不是件易事。只要他一閉上眼睛,就會想起他跟伊奈帆那些難以忘懷的過往。
 
誰能忘記初次見面幫了他他卻把你扔到海裏的敵人?誰能忘記自己為數不多親手開槍射擊的對手?誰能忘記他從幼年起就憧憬的女孩比起自己更要依賴的對象?誰能忘記經歷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後成為了他摯愛的戀人?
 
是的,他們之間的事讓人難以忘懷。正因如此,正因這份回憶、這份感情在他心底是如此強烈,他才會為了他們的疏離而不安。
 
他記得在火星時有人曾這樣告訴過他:要維持,必先延展。
 
要維持現狀,不能坐以待斃,不能以為做好跟現在一樣的工夫就足夠了,他得竭力做得比現在更多、更好,即使能力有限,也要想辦法把極限延伸開來。
 
他想要保持這份強烈的感覺,就必須創造更多更深刻的回憶。可這安穩而平淡的日子是否過得太久了,讓他對自己的熱情也逐漸消退?
 
他是否該放手讓他和公主殿下見一面?或許這能為他們帶來甚麼刺激。雖然他對伊奈帆選擇她的可能性有着極大的恐懼,但他也明白,他們之間確實需要一點改變。
 
他很想無論如何,即使他不再愛他,都把他捆在自己身邊永不放手,然而他知道自己真正渴望的不是這些。
 
他不認為自己是那種只要喜歡的人幸福快樂他就心滿意足的人,至少現在不是。但可以確定的是,比起可悲地佔有一個不愛自己的人,與他老死不相往來更要痛快。
 
面對那封信吧!跟伊奈帆談一談。他是該下定決心了。
 
他想趁伊奈帆早上來這裏幫他準備食物時跟他碰面。然而,他不知道對方會在幾點左右過來,於是他唯有等了一個通宵,反正睡也睡不安穩。
 
當然,事情也並不完全如他計劃一般順利,差不多凌晨五點多左右,他實在抵抗不了倦意,陷入了睡眠之中。慶幸半個小時後伊奈帆關上卧室門的聲音吵醒了他,不然他不知道又要等到甚麼時候了。
 
「再等我一段日子吧。」本想坦白的話被對方這句誠懇的話堵在喉嚨裏,他只好順着他的話說下去,「別讓我一個人太久啊……」
 
果然他是個軟弱的人,連開口去問的勇氣也沒有……
 
再次跟伊奈帆直接面對面是三天後的下午的事,那個時間他正在看書,聽到鋼門開啟的聲響,他放下手中的小說,從書房裏走出來迎接對方。
 
伊奈帆走到斯雷因面前,把他抱入懷中,疲累地把頭壓在他的右肩上。「久等了。」斯雷因心頭一顫,他莫名其妙有種伊奈帆回到他身邊了的感覺。他摸了摸伊奈帆的頭頂,柔軟而篷鬆的黑褐色髮絲在他的手心磨蹭。
 
這種安心的感覺,他有多久沒感受過了?或許不算太久,然而對斯雷因來說似乎過了一整年一樣,畢竟開心的時光會過得特別快,反之煎熬的日子會特別漫長。
 
現在他終於回來自己身邊,太好了……
 
(有點肉渣,不吃也罷~)
傳送門在此~(圍脖)
誒?上面的門進不了?(簡書)
 
他伏在伊奈帆的胸前,眼角沾滿了生理性的淚水,心臟也跳個不停。不光是激烈運動的原因,更多的是為伊奈帆接下來會給自己的反應而緊張。
 
原來再怎麼說服自己,我還是想要獨佔你啊。
 
--------------------------------------------
 
【小劇場】
如果伊總真的太累了……
 
因:喂!你別睡!給我負責!
奈:不行了,我真的太累了……
因:這種情況睡你不是男人!
奈:明天再當男人行嗎?

评论(3)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