こちら、双生です。
AB血型,雙子座。
選擇困難,強逼症,話癆。
料理廢,運動廢,路痴。
嗯,除了這些本大人基本上十分完美呀哈哈哈哈!
歡迎交個基友唷!
(*ฅ́ ˘ ฅ̀*)

基本上是冷CP小能手:
晴艾、奈亞、奈因、青迪、太中、敦芥、金絢、優米、明浪、秀業、舊劍金、龍阿里、辛賈、雪燐、柔蝮、夜雪、綠雪、鳴佐、快新、千正、真御、創塔、光颯、利艾、蟲綠……
(其他都在子博客)

※小劇場在文章最下方。

Writer: Sousei
Illustrator: Sousei

Icon: スレイン・トロイヤト(ALDNOAH.ZERO)
Cover: 中原中也&太宰治(文豪ストレイドーグス)

关于

【AZ】【奈因】即使你相信的是謊言。 (02)(R18)

【閱讀須知】
※ 黑手黨paro。
※ 小騎士視角。
※ 伊總當然是有苦衷的。
※ 然而我甚麼都還未構思好。
 
前篇:
(01)
後篇:
(03)


他為甚麼會在這裏?!……
 
男人的視線好像穿透了瞄準鏡直接跟斯雷因交匯了一樣,斯雷因能清楚看見對方腥紅的眼眸,讓他不禁冒出一陣冷汗。
 
他馬上回過神來,然後快速地把步槍背上,迅速逃離現場。他跑下逃生梯,然後往最近的小巷逃去。
 
現在那個人和那些保鏢大概已經開始追蹤他了,他得趕緊擺脫他們,然後找個地點躲藏起來,還要準備好狙擊以應付最壞的情況。
 
他從未在暗殺後逃得如此倉皇狼狽,也許是他因為那個人的出現而過分動搖了,但他知道,最重要的原因是,這次將會追捕他的是那個男人,不是一般的嘍囉。他太清楚那個人的厲害之處了,他不能不拼命去逃。
 
他在錯縱複雜的街巷中穿插,避開追捕他的人。他們左右張望,仔細地搜索,斯雷因好不容易避過一個,結果轉個路口又有另一個。他幾經辛苦逃往北區的南面,那裏是人煙稀少的工廠區。
 
他溜進一座廢棄了的製衣工廠,工廠位於整個北區的最南面,靠着一座小山,地勢較高,是這附近視野最佳的地點。
 
工廠入口的鐵門早已生鏽變形,開出一道大隙縫,斯雷因身形高挑纖細,很容易就鑽進去了。他踏過一片鋪滿枯草的空地,走進工廠大樓。
 
裏面很暗,整個空間內的光源只有從破爛玻璃窗外傳來的微弱月光。縱使作為一個狙擊手,斯雷因的夜視能力十分不錯,可他也無法看清楚遠處的事物。
 
他環視了一下,看到了往上的樓梯。他迅速朝樓梯跑去,摸索着爬上二樓。二樓的佈局跟一樓大致一樣,凌亂地放置着多臺縫紉機,能看出來原本是整齊地排列在一起的。窗戶上的玻璃有些經已碎掉,木框感覺也都霉爛了。
 
窗戶的左方有一扇落地窗,上面只剩門框,外面甚麼都沒有,他想這扇門以前大概是通往外面的陽臺的,只是陽臺和門都已經被拆除,或者已老舊到塌下來了。
 
斯雷因知道那就是他要找的地點,他跑到落地窗前,伏在地上把步槍架好,一點也不拖泥帶水,做好伏擊的準備。
 
「我沒想到會是你。」就在他剛趴下時,一道清澈又冷漠的聲音突然從他背後響起。斯雷因馬上跳起來,正要回身開槍,手中的步槍就被人從後打掉,滑到遠處。然後對方往他膝蓋後方猛力一踢,強迫他跪在地上,他一手抓住他的雙手高舉過頭,一手掐在他的脖子前,既不會弄疼他也不至於被他掙脫。
 
他到死都不會忘記這個人的聲音。「界塚伊奈帆!……」他咬牙喊出對方的名字。
 
他這輩子不曾如此恨過一個人,即使他一生下來就被拋棄在孤兒院前,他也未曾恨過他的親生父母。
 
界塚伊奈帆,他曾經的摯友,他曾經最信任的人。這個背叛了他的男人,直到現在還在佔據着他的人生。因為從那天起,他滿腦子只想着要變得更強,然後在某一天碰上他時,能親手殺死他。
 
他就是如此恨他,恨得要把未來的人生都賠上。
 
「為甚麼你會事先在這裏埋伏?!」「你很瞭解我,你知道的,我就是有辦法猜到。」伊奈帆的聲音雖然平靜,但熟悉對方的斯雷因能聽出他話中那份高傲。
 
斯雷因對伊奈帆口中的瞭解表示可笑,他嘲諷地笑了一聲,說:「你還真有臉說啊,『我的摯友』……」
 
伊奈帆對此不作回應,良久,他又開口:「你為甚麼要殺他?」「我不知道……」斯雷因保持緘默。「你在替誰工作?」「我不知道……倒是你,在替箕國起助工作嗎?」「他是我的朋友。」
 
斯雷因呆滯了一秒,然後回過神來。朋友?他真對這個人感到心寒。「朋友被殺了還有興致跟殺手聊天,你倒看得開。」「……」「也對,這的確是你的風格……」
 
伊奈帆還未參透他話裏的意思,又聽到斯雷因說:「朋友對你來說就是可以隨時捨棄的存在不是嗎?!」「斯雷因……」「就像我一樣!」
 
好像要阻止斯雷因說下去一樣,他把斯雷因翻過來壓在混凝土地板上,然後坐在他的身上,他把他的雙手按在頭的上方,捏住他的下巴讓他面向自己。
 
「你變了。」「我早該變了,界塚伊奈帆……」斯雷因怨恨地看着伊奈帆。「我變得太晚,才會有今天。」「……」聞言,伊奈帆的眼神突然變得陰沉,抓住斯雷因雙手的力度也變強了。「難道我說錯了嗎?」「你親眼見到的不一定就是真相。」「是不是真相根本就不重要,放手吧混蛋……」
 
「你說得不錯,我是個混蛋,所以你應該有所覺悟了吧?」伊奈帆的話讓斯雷因感到驚慌,他瞪大了雙眼,警戒地開口:「甚麼覺悟?!……」「你接下來好好體會吧。」
 
(送上肉渣)
傳送門在此~(圍脖)
誒?上面的門進不去?(簡書)
 
他艱難地站起身來,提起了褲子,整理好凌亂的衣物,拖着勉強的腳步走到步槍躺着的地方,彎身把槍撿了起來。他深呼吸了一口氣,然後把槍背了起來。
 
伊奈帆大概不打算叫人來殺他,至少不是今天,他現在只想回家,忘掉一切,然後昏睡過去。
 
--------------------------------------------
 
【小劇場】
如果以後伊總被翻強來的舊帳…… 
 
因:你那時為甚麼要強來?
奈:當時的情況我也是被迫的。
因:被迫?
奈:當時完全是那樣做的氣氛。
因:你知道羞恥怎寫嗎?
奈:在你面前會執筆忘字。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