こちら、双生です。
歡迎交個基友唷!
(*ฅ́ ˘ ฅ̀*)

基本上是冷CP小能手,目前主要創作奈因、太中、敦芥。

Writer: Sousei
Illustrator: Sousei

关于

【文野】【太中】他說他並沒有在意。

【閱讀須知】
※ 原著向。
※ 你的視角。
※ 想體驗中也對我講話的幸福感。
※ 沒有明說中也喜歡太宰。


唷,晚上好。機會難得,我們相鄰坐在這裏也是某種緣份。稍微……聽我訴一下苦吧?
 
哈,謝謝你當我的樹洞啊。一直以來我都有個討厭的對象,他是個讓人無法移開視線又讓人恨不得移開視線的男人。他有一副好皮囊,長着一張甜得像抹了蜜的嘴,總能忽悠別人,有時那張嘴又欠抽得很,盡說讓你抓狂的屁話。我只在這邊跟你說吧,雖然不甘心,但我承認他的確是個有能之人。他聰明狡猾,也有比誰都要狠辣的處事手腕。當然,這些都不是我討厭他的原因。
 
我討厭他的眼神。他好像看透了一切,看透別人,看透我,也看透他自己。然而沒有人,甚至是我,可以看透他。哦,對了,我是他的搭檔,已經很多年了。這也是我說甚至是我的原因。
 
我從第一眼看到他就直覺這個人跟我處不來,我是個直接的人,不太會耍甚麼小手段,但他感覺不同。這個人臉上掛着似笑非笑的表情,用討好的聲音對我說請多指教,還有那個看透所有事的眼神。我知道他滿肚子都是壞水,而我不喜歡跟這種好像隨時會背叛你的傢伙來往。重點是,我感覺他也不喜歡我。
 
但沒有辦法啊,上司讓我們組成搭檔我們必須得組。所以再怎麼不爽對方,我們依舊要待在一塊。記得第一次出任務,那傢伙看着我背後有人偷襲,故意不提醒我,只因為我任務前故意踩了他一腳。就因為這個我可是被人捅了一刀呢。他是算準了那刀捅不死我吧,我死了他肯定要被關禁閉。但我平常讓他吃拳頭的次數也不少,這倒算扯平了。我們有時小打小鬧,有時真心想殺對方,卻總分不出勝負。不過我想正是知道分不出勝負,我們才總是動真格吧。
 
跟他相處久了,才發現他是個能信任的搭檔,至少我在任務時,他未曾真的讓我陷入危機過。我以為我可以一直把背後交給他,我以為我以前覺得他會背叛自己的想法是錯的,但事實證明,一切都只是我以為而已。他一聲不響地離開了,身為他的搭檔我他媽還後知後覺。真是……真枉我那麼信任他啊。
 
不過,我也沒多驚訝,他離開並不是多難想像的事,他對任何事都不會留戀,這我從第一天就知道了。那天夜裏,我開了瓶貴到上天的紅酒,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慶祝還是在借酒澆愁。我想澆愁的成分比較多,但是我不可能承認啊,感覺我多在乎他似的。
 
最近啊,我重新碰上他了,就在據點裏。他說他來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找我麻煩。老實說我還挺高興的,好像回到以前鬥個你死我活的日子了。我覺得自己一定是有甚麼毛病。話說他還真敢現身啊,不過他沒甚麼不敢的,擺我一道甚麼的對他來說小菜一碟。
 
明明我是那麼的討厭他,每每想到他都想揍人,但跟他在一塊時卻特別地興奮,好像甚麼事都做得到一樣。啊啊,但是現在都過去了,他的搭檔不再是我,我也不再有搭檔了,這些東西回味一下就好,把這當回憶還有那些一丁點兒美好,真的重組搭檔我可是會抓狂的。
 
說起這個,在重遇之後發生了點事,我們居然又合作了一次。他還是那樣,不止對付敵人,逮到機會他就順便要對付我。跟他搭檔真的太辛苦了。最難忍受的,是他給了你難忘的快樂,但你知道這份快樂絕不長久……
 
甚麼?呵,我才沒有在意他……因為在不在意都沒有用了。那傢伙是個混蛋,就算明知你怎麼想,他寧願裝作不知道,繼續走他的路,無論是我對他的信任……還是其他甚麼別的……
 
所以,我才沒有在意……
 
唔,原來這麼晚了,我也該離開了。今晚好像有點喝多了,跟你講了很多該說的不該說的。本來是不能放任你知道的,這樣吧,我們都當作沒遇上過吧,這樣對彼此都好。
 
你也……早點回去吧。
 
--------------------------------------------
 
【小劇場】
如果以上內容是中也喝醉了向太宰說的……
 
中:太宰治真是個混帳!
太:中也完全喝醉了啊……
中:我明明那麼的……
太:即使中也不說我也明白啊。
太:居然在我面前直接說不在意我……
太:我也是會難受的啊。

评论
热度(21)

© 双生ゲー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