こちら、双生です。
歡迎交個基友唷!
(*ฅ́ ˘ ฅ̀*)

基本上是冷CP小能手,目前主要創作奈因、太中、敦芥。

Writer: Sousei
Illustrator: Sousei

关于

【文野】【太中】甚麼時候開始我們之間只剩下關於那個人的話題了?(02)(R18)

【閱讀須知】
※ 學園paro。
※ 中也視角。
※ 這話有點污。
※ 敦芥上線,文化祭的故事。
 
前篇:
(01)
後篇:
(03)

 
「中也前輩。」中也完成了風紀的巡視工作以後,正要回到教室時,從身後傳來了同為風紀委員的後輩芥川龍之介的聲音。「哦,芥川,大家都巡過了嗎?」「嗯,都完成了。我讓他們先去吃飯了。」「好,我知道了。那你要跟我一起吃嗎?」芥川呆了兩秒鐘,然後點了點頭。
 
這也難怪芥川會呆住,因為中也平常會跟太宰約在一塊吃飯,這還是芥川第一次受他邀約。沒辦法啊,此時此刻他真的很想避開太宰,一看見他就覺得心虛。
 
然而中也的運氣向來很背,照他的說法,遇上太宰開始就沒好運過。太宰總是在最不適當的時候出場,比如說此刻。他和芥川走到食堂時,剛好迎面碰上笑嬉嬉的太宰。「唉……真他媽倒霉……」他暗自腹誹。
 
「喲!小矮人,還有芥川。」「太宰前輩。」中也連反駁的閒心都沒有,看着他們就覺得頭疼,偏偏還是跟芥川一起碰上的太宰。眾所週知,作為太宰二年級的直屬後輩,芥川對太宰的崇拜可是超越了珠穆朗瑪峰的高度啊!如果太宰開口說要一起吃而他拒絕了的話,芥川絕對會覺得是他單方面生太宰的氣然後幫忙勸他消氣。這樣事情只會變得麻煩,因為他沒在生氣,他只是想儘量避開關於太宰治的一切罷了。
 
都說壞事比好事更要靈驗,果不其然太宰下一句就開口邀他們了。沒辦法,中也只好答應,反正有芥川在,氣氛也沒那麼尷尬。他和太宰在食堂點了餐,然後和帶了便當的芥川找到了座位。
 
剛坐下來,就聽到一道喊聲從門口的方向傳來:「芥川前輩!」髮型像是被剪壞了似的少年小跑着到他們身邊。那是中島敦,太宰一年級的直屬後輩。照理說,他也是芥川的直屬,不過不知怎的,才開學沒多久,芥川就似乎已經蠻不喜歡他的,對方給人的感覺也是一樣。這種情況,作為直屬前輩就得頭痛了,中也慶幸自己因為學號靠後,底下剛好沒有直屬後輩。不過太宰大概也沒多頭痛就是了。
 
「之前你交給學生會的文化祭當天的秩序人員名單我們已經看了一遍了,但要跟你再核對一次。」「有甚麼原因非要現在不可嗎?」芥川沉聲問道,顯然為此失去與太宰吃飯的機會是他所不能容忍的。「秩序部的幹事希望儘快確認,他這幾天只剩現在有空了。」敦與芥川對視着,似乎也有點不忿。「我是沒關係,但如果核對工作有延誤或者出錯,那只是在增加太宰前輩的工作量罷了。」
 
芥川瞪着他,感覺快要把敦瞪出一個洞來了。最終他還是回頭向中也說:「真是十分抱歉,難得您邀請我一起。」又可惜地望了望太宰,然後才一臉厭惡地拿起還被風呂敷包着的便當跟着敦離開。
 
中也看着他們,只覺他們之間的相處有點眼熟,簡直就像他和太宰似的……嗯?!等一下!說起來,現在只剩他和太宰了?!真是禍不單行!明明原本是想要避開他的,結果碰上了就算了,連芥川都走了!
 
「中也,你一臉不滿喔?」太宰隨意地用手中的湯匙指向中也,「就那麼想避開我嗎?」「我沒有……」中也心虛得冒出一陣冷汗。「是嗎?……」別盯着我啊白痴!「不然呢?……」太宰轉動着手腕,手中的湯匙也跟着轉,「這樣啊,我還以為你鐵定是為了那天在書店……」「我吃飽了!」他拿起餐盆,突地站起來,打斷了太宰的話。其實他一點也不飽,吃到一半的意大利麵超可惜的!但他就是不想提起那天的事。
 
他知道自己這樣很懦弱,也很不像平日的中原中也,但他就是害怕啊!他也不懂這當中的道理,面對着有關太宰的事情,他就開始變得奇怪起來。這也是喜歡一個人的徵狀嗎?想來,太宰喋喋不休地談論着那個人,也是因為喜歡嗎?
 
他得有多麼喜歡那個人才會一直一直說個不停啊……真是不甘心。這份不甘心也是喜歡嗎?
 
喜歡原來是這麼寂寞這麼痛苦的事啊,這跟電視劇說的不一樣啊。
 
中也覺得太宰治要不就是故意的要不就是他神經大條,當然他想前者的可能性更大。之後的幾天太宰一逮到機會就想跟他提起那天的事,每次都被他找藉口離開了。關於他心上人的事倒是沒在嚷嚷了,但這兩者都一樣那麼煩啊!
 
「中也~」「太宰!」中也表示這貨真他媽會煩人!今天正好輪到他當值日生,剛打掃好教室去洗了個手,回來就看到太宰坐在他的課桌上揮着手。明明差那麼一點點就能拿包走人了!
 
「你怎麼還在啊?……」他拉開椅子,從抽屜取出課本和私物,逐一放進包內。本來今天太宰應該早就走了,要值日的只有中也一個。本以為剛好是個不跟他一起回去的藉口,沒想到這反而成了太宰逮人的好機會。
 
「因為中也一直在避我啊!」太宰有點抱怨地說。「就那麼在意我吻你嗎?」中也正在收拾的動作頓時停下,他擡頭看向太宰,對方帶着笑意的眼神彷佛在表示他早已洞悉一切一般。
 
「你就非要提起這事嗎?……」「那為甚麼要避開?中也不也挺享受的嗎?」太宰伸出右手,勾起中也臉側捲曲的幾縷頭髮,繞在指尖把玩着。中也不知道怎麼回應他,心情愈來愈煩躁,他撥開太宰的手,快速地把東西塞到包中,轉身就要離開。「我要回去了……」
 
這時,太宰伸出手一下把他拉回來,順勢從桌上跳下來。他把中也困在另一張課桌和他之間,他壓迫着中也,似乎要親上他。「太宰……」中也的包掉在地上,他擡手要把太宰推開,卻反被對方抓住雙手,然後把他逼得連一絲移動的空間都沒有。
 
太宰吻上他的唇,他緊閉着雙唇,極不願意就範。但對方卻很有耐性地誘導他,用舌尖輕舔着他的唇瓣,用溫柔的目光去軟化他的防備。
 
啊,這樣子的話,會妥協也是正常的吧?因為他喜歡這傢伙啊。誰能抗拒喜歡的人主動送上的親吻?明明知道一次又一次的默許,到最後只會讓自己受傷,但還是忍不住沉淪。
 
漸漸地中也不再反抗也不再拒絕,他閉上眼睛,回吻着太宰,與他交纏着,互相交換着彼此的氣息。察覺到中也不再抗拒,太宰也鬆開了抓住對方的雙手,他捧着中也的臉,換着角度攻略對方。覺得自己快被親得往後倒去的中也不禁伸手去抱住太宰的背。而被他突如其來的主動影響,太宰也變得有點失控了,他扶着中也纖瘦的腰部,讓他坐上了課桌,然後把他吻得一塌糊塗。
 
良久,他們才知道分開。中也用幽怨的眼神瞪着太宰,他輕輕地喘着氣,臉色潮紅,嘴唇也稍微腫了起來。「難受死了……」他給太宰改青花魚這暱稱是沒錯的,他壓根就是用鰓呼吸的!「是嗎?看起來可不像。」太宰笑得如沐春風。
 
中也把太宰推開,從課桌下來,撿起了自己的包,逕自走向門口。「那個啊,中也……」「我先說清楚。」正當太宰剛開口準備說些甚麼,中也背對着他停下了腳步。「我們之間只是玩玩罷了。你大概也只是覺得有趣才找我吧?那就讓它成為一個遊戲吧。畢竟你有喜歡的人,我對你也沒有那個意思。」
 
「我是……」「如果!」他轉身,看着話都到喉嚨了卻被自己打斷的太宰。「如果這樣也可以的話……」如果他的戀愛永遠不會實現的話,在被推開之前他先推開對方,一定會比較好。「繼續這種事也不是不行……」
 
然而他卻渴求對方的親近,想要得到他的擁抱,至少在他的一切還未屬於任何人時。他是如此的矛盾,既不想成為最終被遺下的人,也不想遠離對方,唯一的解決方法只有一個,他去當拋下太宰的人就好了。這也是他先向太宰說他倆之間只是遊戲的原因。
 
太宰沉默了好幾秒,沒再反駁甚麼,然後朝他露出了一個苦笑,「我明白了,那以後就多多指教了。」不得不說,明明是自己先提議當作遊戲的,太宰就這樣接受了他的說法卻讓他心裏不是滋味。這樣無疑是乾脆地承認了他真的只想跟自己玩玩而已不是嗎?
 
「回去吧。」中也走在前面,心裏像有一團亂線糾纏在一起。他們真的往奇怪的方向發展了,而且還是自己主動提出要繼續的。大概在那傢伙跟誰交往前,他們再也回不去了,那不如就好好享受這段時間吧。
 
他們走在黃昏的歸途上,誰也沒說一句話,太宰甚至沒走在他身邊,只是一直跟在後頭。太宰一路陪着中也走到他家,卻沒有要進去的意思,中也也沒像往常一樣趕他走,只是進門前跟他說了句明天見。
 
明天見到時就再也不是真正的朋友了,因為哪個朋友會希望你吻他,又有哪個朋友會一再吻你呢?
 
他和太宰在那之後看似回復了日常的打打鬧鬧,但在校園沒有人的角落他們會吻起來,在中也家打遊戲到一半會互相觸摸起來,甚至曾經翹課去天臺親熱起來。
 
雖然看似正常,但其實他們之間的關係卻從未如此複雜過。太宰依舊很愛跟他提起那個人,甚至可以說更常提起了。「今天音樂課合唱時那個人唱得真好聽。」「那個人的字意外地很漂亮啊。」
 
聽到這些,他心裏自是不舒服的。但當太宰在親吻着他時,中也卻感覺自己彷彿是被太宰愛着的一樣,他禁不住去欺騙自己,自己就是那個人。他甚至還曾想過,太宰為甚麼不幹脆和他上一次床,把該辦的事通通都辦一遍,他更能代入名為「戀人」的這個角色。這樣,他的心才會好受一些。
 
當然,那個瘋狂的念頭也只是念頭罷了。中原中也還要臉,就算他可以不要臉,也不是在面對太宰治的時候。他可不想讓太宰知道自己曾經這樣想過,要是他知道,日後不拿這個當笑柄十成不可能。
 
他曾對電視劇中那些甘心被當成替代品的人們嗤之以鼻,他認為這樣踐踏自己的尊嚴是不值的,這樣的人生無疑是悲慘的。但當他陷於跟那些人一樣的境況下,他才發現,原來比起連當替代品的機會都沒有,欺騙着自己,跟自己說我是被他喜歡着的,已經足夠幸福。即使結局多麼的痛苦,至少有快樂過。
 
他覺得他自從發現自己的感情後變得太多愁善感了,從前的他不會去考慮這些複雜的東西,更沒想過在自己的心中,一旦牽扯到太宰,自己竟把自己看得如此卑微。他明明是那麼的討厭他,到底是從甚麼時候開始,他喜歡上這個爛人了呢?
 
他是個倔強的人,不會為了誰而低頭,太宰也不例外,應該說,在他面前尤其不會。所以即使他此刻不願從戀愛的美夢中醒來,他也早已決定,等到太宰跟對方在一起那天,他要當先說結束的那個。
 
因為,被拒絕的那一個不是很遜嗎?
 
時間過得很快,開學第三個月,他們迎來了高中最後一個文化祭。作為風紀委員的領導,中也和擔任學生會副會長的太宰都得幫忙籌備,雖說是這樣,但他們這些三年級的成員基本上就是負責指導新加入的後輩,繁重的工作大多都交給下一屆的後輩了。
 
比如說中也,他自己本身就特別看好芥川,從他二年級時就已經決定了要把風紀委員會託付給芥川了。這次文化祭,他也讓芥川擔任與學生會接洽的負責人了,只是沒想到那邊的負責人剛好是他的直屬後輩,還是處不好的那種。中也發誓,如果他們處不來這事太宰沒有一早預料到的話他就自摑十巴掌。
 
幸好兩位後輩都是認真的人,即使關係不好,還是有好好溝通,把工作完成。文化祭安排的相當順利,以致於像太宰和中也這些基本上只是掛名的工作人員空閒得很。
 
太宰自是不會乖乖地自己待着的,這不,馬上就跑到中也身邊煩他。「我說啊,文化祭這麼好的機會你就該去跟那個人告白……你趕緊告白我也早點解脫。」中也托着頭坐在作為工作人員休息室的學生會辦公室中,喝着從某個一年級班級的飲食店買的可樂,沒好氣地朝坐在他對面的太宰說道。
 
「哎呀,我這不是怕中也捨不得跟我結束關係嘛!」「你省省吧你。」「真無情呢~」太宰笑着說。房間內只有他們,其他人要不就在工作,其他沒有工作的三年級生也去享受最後一次的文化祭了。
 
「真的沒關係嗎?這可是值得紀念的最後的文化祭喔,跟你最討厭的中原中也孤獨地坐在辦公室好嗎?」中也站起身來,前傾着身體把臉湊到太宰跟前,雙手撐在桌上,帶着諷刺的微笑再次向太宰確認。「沒關係沒關係。中也不也忍受着跟我一樣的痛苦嗎?作為好朋友我們必須共同面對的。」
 
「而且啊……」太宰也站起身來,雙手捧着中也的臉,迫使他擡頭看着自己。他注視着中也的眼睛,「我們可以幹點甚麼來排解孤獨啊。」他的唇瓣落在中也的唇上,他不由分說地進攻着對方,讓對方只有接受的份。中也只是維持着這個姿勢就覺得吃力,別說是反攻了,他像是匍伏在太宰面前一般,彷彿被對方所支配。
 
(那麼點算不上肉的東西也被屏蔽了,真是的……)
傳送門在此~(圍脖)
誒?上面的門進不了?(簡書)
 
中也從桌上下來,在包裏找到了衛生紙,快速地清理乾淨後重新整裝。他是去自己解決了嗎?這是在為自己顧慮嗎?還是說,不是喜歡的人就不行呢?
 
「明明我就無所謂的說……」不如說,他反而期待着能更進一步。
 
--------------------------------------------
 
【小劇場】
如果太宰那時沒接納中也的建議……
 
太:我才不要。
中:蛤?
中:明明是你一直對我做那種事?!
太:甚麼遊戲不遊戲的……
太:我根本不想和你玩遊戲啊!
太:認真在一起不好嗎?

评论(2)
热度(37)

© 双生ゲー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