こちら、双生です。
歡迎交個基友唷!
(*ฅ́ ˘ ฅ̀*)

基本上是冷CP小能手,目前主要創作奈因、太中、敦芥。

Writer: Sousei
Illustrator: Sousei

关于

【文野】【太中】甚麼時候開始我們之間只剩下關於那個人的話題了?(03)

【閱讀須知】
※ 學園paro。
※ 中也視角。
※ 他們快分了。
※ 太宰你得加把勁。
 
前篇:
(02)
後篇:
(04)

 

他出門時太宰已經站在門外等他了。中也越過他往各班教室的方向走,太宰有默契地跟在他的身旁。中也看了看太宰的側臉,最終還是忍不住問:「你為甚麼不去告白啊?」太宰誇張地嘆了口氣,「不是說了嗎?我是怕你捨不得……」「喂!我說認真的!」
 
似乎是看中也三番四次地提問,太宰也收起了吊兒郎當的態度,正經起來回應他的問題:「因為現在還不是時候。」他有點遺憾地看着中也,「我和那個人之間的關係現在很尷尬,我想再過一陣子吧。那個人,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多麼的被我喜歡着。」
 
太宰也跟自己一樣嗎?是啊,太宰根本不知道自己有多麼的被他喜歡着。他想這世上大概沒有甚麼比這個更能給人帶來挫敗的感覺了。
 
「走吧!我餓了。」中也一邊推着太宰往前走,一邊說道。「你不是才剛吃過嗎?你再這樣絕對要超重。」「關你屁事!我就要吃!而且是你請客!」他強行從太宰的口袋中拿走他的錢包,太宰完全沒來得及搶回來。「我甚麼時候說要……?」太宰先是一臉無奈,然後又攤開雙手,露出一副憐憫的表情,「唉,算了算了,你就拿去吃吧!吃那麼多也長不高也是怪可憐的。」中也回頭就是一巴掌,太宰卻早有準備地擋住了。
 
他們走到擺滿各式小吃攤位的校門那邊,中也走到攤位前,點了食物打開太宰的錢包就付錢,絲毫不跟太宰客氣。他是真的餓了,雖然正如太宰說的,他剛剛才吃過熱狗,但青春期男子的食慾絕不能小覷,他現在大概能吃下一頭牛。
 
中也手上掛着一堆裝滿小吃的塑膠袋,手中還捧着一盒炒麵,太宰則跟在他的後頭。他們在休憩區找到兩個位置,坐下來後,中也把食物全部打開放在桌上就開始大快朵頤,也沒有請太宰一起吃的意思,反正不請他他也會自己動手。
 
中也用木籤串起一顆章魚燒,他專注地盯着它,朝太宰開了口:「你記得我們小學的時候有一起去神社的祭典嗎?」「嗯,我記得,跟森先生和紅葉大姐一起去的。」得到太宰的回應,中也繼續說:「那你記得那天我們也打架了嗎?」「記得,最後還是森先生載我們回家包扎的。」「嗯,就為了一顆章魚燒。」中也笑了笑,「那時紅葉大姐買了一盒讓我們分,裏面居然不是雙數,我們搶着要吃多出來的一顆,打的頭破血流,最後卻不小心把章魚燒掉在地上了。」
 
年幼的他想要把渴望的東西得到手,寧可爭個你死我活,都不想當先放棄的那一個,最後想要的東西都沒有了,弄得兩敗俱傷,甚麼也得不到。長大後他明白了有些東西就是得放手,因爲他經不起失去珍視的事物後還落得遍體鱗傷的下場。
 
他把章魚燒遞到太宰面前,說:「給你吧。這次又是單數了。」太宰接過木籤,有點質疑地對中也說:「這麼慷慨不像你啊……」「我就只對你不慷慨好嗎?我難得對你好一次你就坦率一點接受啊。」中也又得意地笑了笑,說:「而且我就是要讓你喜歡那個女孩看一下,太宰治這個男人就是一個在高中最後的文化祭這種大好機會寧可跟他交惡了十幾年的朋友待在一起,也不去告白的膽小鬼。」
 
聞言,太宰定睛看着他,又把手中的章魚燒送入口中,有點失落地微笑,「你這是白費功夫,那個人視力很差的,連近在眼前的東西也會視而不見,根本看不見我和你在一塊。」
 
這算是一條新線索嗎?中也疑惑地皺起了眉。視力很差的女孩啊……雖然之前曾對自己說過一點都不想知道太宰喜歡的是誰,但那也是發現自己喜歡他以前的事了。如果說早點知道是誰的話,到真的離場的那一天他也早有心理準備。或者,他還能稍微妨礙一下太宰和她?……他知道這只是拖延時間,但誰不想把壞結局來臨的日子往後推呢?
 
有時他也覺得自己挺滑稽的,一時自暴自棄地在太宰身後推一把,一時又偷偷拽住他的衣袖試圖挽留他。
 
「啊!真是的!我果然討厭你!」中也煩躁地把自己的頭髮揉得亂七八糟。太宰伸手去把他頭頂翹起來的頭髮按下去,說:「嗯,我也是。」
 
文化祭的事前準備總是很長又很費心思,但結束卻只是一眨眼的事。看着操場上和各個教室內的學生嬉笑打鬧着一起收拾好用具和器材,中也忽然有點感慨。他以為自己對大家口中的「最後的文化祭」沒甚麼感受,但當他看着後輩一臉滿足,期待着下一次文化祭來臨的笑容,他卻有種莫名的惦念。
 
他知道他和太宰不會再像過去的十數年一般,理所當然地混在一塊,就像這個文化祭一樣,結束的時間快要來臨了。先不說太宰喜歡上某個人,再怎麼樣巧合,他們也不會連大學也上同一所吧?
 
一直以來太宰在他身邊都太過於理所應當了,他太過依賴不知道從何而來的巧合了。他從沒想過會與對方分開,但他是應該想的時候了,太宰喜歡上別人是一個契機,提醒了他這不是必然,太宰終究不會屬於他。
 
他可以做甚麼來留住太宰呢?跟太宰認識多年,他知道,太宰是真的很喜歡那個人,現在他只是有點猶豫而已,早晚一定會跟她告白的吧。因為喜歡上誰很簡單,但是放棄喜歡一個人卻很難。在那個人身上傾注愈多的愛意,就愈捨不得放手,時間愈拖愈長,就愈不甘心。這種感覺他最清楚不過了……他也不甘心啊,但他又該如何讓太宰放棄對方喜歡上自己?
 
所以他才會對此刻有所留戀,因為他看不到未來啊。現在就很好,站在太宰治身邊的人是他,是中原中也。
 
文化祭結束後,他們又回歸到應考生的日常。中也的成績相當不錯,基本上拿到保送的機會很大,只要不鬆懈下來就沒有問題。太宰更不用緊張,他的名次雖然不及中也,也是中上游水平,中也知道他只是沒有用心去讀,如果他肯努力,年級第一非他莫屬,所以也不用怎麼擔心他能不能應付大學的入學試。
 
「太宰的第一志願是甚麼啊?」織田作拿着志願表單,背靠着窗戶站在太宰和中也的座位之間。中也一聽,也豎起耳朵細聽。沒有巧合他可以儘量製造巧合啊。太宰的能力足以讓他考上第一志願,而他也很大機會可以保送,如果知道太宰會去哪所大學,他也可以跟着去。
 
然而,太宰卻給了眾人一個模棱兩可的答案:「我啊,想去喜歡的人要去的學校吧?」甚麼鬼?這樣誰他媽知道你想去哪裏?!「我說你……知道對方想去哪嗎?」中也問。他打賭這個完全不去跟對方接觸的孬種十成不知道。「不知道。」太宰笑嬉嬉地回道。「中也想去哪家大學呢?」
 
中也一怔,說:「我、我嗎?我還未決定……」「是嗎?那我也未決定~」太宰微笑着直視他的眼睛,中也只想甩他幾巴掌。媽的,以為這樣回答很可愛是吧?!
 
但他也沒資格去說以喜歡的人為準則選擇大學的太宰幼稚,畢竟他也是如此。明明知道那是多麼重要影響多麼深遠的事情,但就是不能控制地被私心所左右,魯莽地決定。
 
沒打聽到太宰的志願大學,他也就先把這事擱置了,因為在他面前,終於出現了他猜想已久的對象,沒有甚麼比這事更讓他焦躁了。
 
那是某個悶熱的星期五,放學後他循例和風紀委員會的成員舉行了會議。太宰說了今天會在校門口等他,大概是今天有那個興致吧。中也在文化祭那次以後也有點欲求不滿,所以還挺期待的。當然,他回覆太宰時就是一句「你真的有夠麻煩」。他踏着有點急促的腳步往教室走,打算趕緊拿包趕緊走人,突然,一道輕柔的女聲從後叫住了他。
 
他回頭一看,是同班的女同學,名字好像是……原諒他,他真的記不起來,對方在班上算是不活躍的分子,總是斯文地坐在後排讀書。戴着眼鏡的女孩害羞地頷首,欲言又止地咬着下唇,細看長得還挺可愛的。她手中緊握着甚麼,中也本來沒太在意,但他定睛一看女孩手中的東西,原本的好心情一下子就被破壞了。
 
那是一條手帕,墨綠色的,上面有白色的線條。你讓中也賭甚麼他也跟你賭,那肯定是太宰的手帕!為甚麼她會拿着他的手帕?為甚麼這個女的拿着它來找自己?
 
哈,自己簡直就像是八點檔裏發現戀人出軌的女人一樣,搞甚麼啊……不就是太宰招惹的桃花嗎?這麼些年來迷上他的女生又不少……他就不該跟他變成這種半吊子的關係,從那以來,本不在意的事情都變得在意起來了。
 
原本覺得女孩的靦腆有點可愛的中也,突然對她的支支吾吾煩厭起來。「有甚麼事嗎?」中也皺着眉,不耐煩地問道。女孩似乎也知道自己耽誤了對方的時間,於是慌亂地回應:「那、那個!我聽說中原同學跟太宰同學很熟……」「啊,是很熟沒錯,他家有多少黃書我都數得出來。」之類的當然不可能。他真的是一本黃書也未曾從太宰家搜出來過,除非他房間還有甚麼暗格,不然他實在解釋不了一個青春期男生的房間竟然沒有一本黃書。 
 
「這、這樣啊。」他看着女孩有點嚇到的神情,心裏解氣了不少。他承認自己只是在賭氣,想要證明自己了解太宰,更能接受他的缺點,更配得上他。他接着開口:「然後呢?」女孩似乎才想起來意,她說:「之前我當值日生,倒垃圾時不小心被玻璃碎割到手了,剛好太宰同學經過,用這條手帕幫我包住傷口了。」她通紅着臉,把手帕用雙手遞到他的面前。「這已經洗乾淨了,可以請中原同學幫我轉交給太宰同學嗎?」
 
中也盯着她的手好一陣子,然後接過了手帕。「你為甚麼不自己還呢?」中也實在好奇,按理說,對太宰有好感的話會主動去製造對話的機會啊。「啊……我和太宰同學又不是很熟,還是由中原同學轉交比較好……」真是奇怪的人,她跟自己也不熟啊。明明有好感卻又不想接近太宰,跟平常那些太宰的粉絲完全不一樣……
 
中也的心臟突然像是被捏住了一樣,他瞪大眼睛,看着對方的臉。「你……」
 
「那個人,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多麼的被我喜歡着。」
 
「你明明對太宰有好感,為甚麼不自己去找他?」中也忍住顫抖的聲音問道。女孩的臉唰地一下變得通紅,她微微別過頭,有點可惜地說:「因為太宰同學眼裏一定沒有我這種人啊。」
 
找到了……就是這個人……同班同學、視力差、對太宰的看法和其他人不一樣……完全吻合不是嗎?中也心裏一陣苦澀,但又想笑,取笑自己的無力。他咬着牙隱藏着自己的動搖,故作輕鬆地對女孩說:「怎麼會呢?別看輕自己啊。」明明在那個人心中是如此重要。
 
「這個我會還回去的,再見。」中也轉身就走,也沒等女孩道謝。他知道自己失態了,但他從未如此心酸過,他只是不願讓別人,尤其是將會奪走太宰的人看到自己有多難堪。
 
他逃跑似地往教室快步走去,胡亂地把東塞進包裏,腦袋一片空白。過了好一會兒,他才冷靜下來,看向一團亂的手提包。他扶着桌面脫力地蹲了下來,拿起緊抓着的手帕貼在胸前,似乎這樣就可以按下心中的鬱悶。
 
那種連呼吸也變得混濁的不適籠罩着他,讓他想哭又哭不出來,這就是無力感嗎?
 
「中也?」等到中也步出校門,天空都已經開始變成昏紅色了,太宰抱怨似地擋在了出口的正中間。「你太慢了吧,蛞蝓先生?」「啊……抱歉……」中也心不在焉地走向太宰,只是敷衍地回應太宰的話。
 
他越過太宰,直接走出校門。太宰似乎察覺到有點不妥,於是繞到他前面,按住他的肩膀問他:「中也你發生甚麼事了嗎?」中也擡頭去看他。他認真地看着太宰,他有着俊美的面龐,是最了解他的朋友,是他喜歡的人。
 
說真的,如果沒喜歡他那該多好?
 
「我們今天還是各自回家吧?」中也朝着太宰露出了微笑,然候逕自往回家的方向走,太宰沒回應他,只是跟在他後面走。此時此刻只是看到太宰的臉就讓他心塞不已,他想趕快獨處,因為心亂如麻的感覺難以發泄啊。
 
等他回到家才發現忘記把那個女生讓他轉交的手帕還給太宰,他打開抽屜,猶豫了兩秒,然後把手帕放到裏面去,深呼吸一口氣把抽屜關上。
 
翌日再見到太宰時,太宰對他的態度變得怪怪的,不過他自己也是不太想面對太宰。早上他們互相問好以後,就沒向彼此搭話了。平常不嘲諷一下中也他總是不心安,今天卻一反常態。不過此時中也卻慶幸對方沒有招惹自己,因為在知道了那個女生是誰以後,他也不知道應該如何跟太宰繼續相處,自己是第三者的感覺愈加強烈。
 
心道有兩道聲音,一道說你既然知道對方是誰,她也跟太宰兩情相悅,你應該馬上中斷與太宰的關係,告訴太宰這件事才是;然而另一道聲音卻咆哮着讓他不要放棄,戀愛本來就是自私的,一直隱瞞下去就好!
 
最讓他不知如何面對太宰的是,那個女生居然跑到他面前跟他說:「謝、謝謝你,中原同學。昨天你跟我說別看輕自己,我仔細想過了,我的確不應還未嘗試就放棄!」他明明……沒有鼓勵她的意思……「中原同學真的是太宰同學的好朋友呢!」
 
大概在誰的眼中,他都是太宰一輩子的朋友,甚至於太宰的眼中也是。
 
之後他持續疏遠着太宰,那個女孩也開始靠近太宰,太宰對着她似乎也挺開心的,果然有了愛情,他就不需要自己這個一見面就吵架的朋友了。每當他看到太宰和她在一塊,他就不禁去想他們走在路上的幸福表情,他會對她做跟自己一樣的事,甚至更親密的接觸。真的讓人窒息……
 
現在的自己一定十分醜陋吧,為了私慾而欺瞞自己最親密的朋友,最喜歡的人。明明真正喜歡一個人就應該讓對方幸福才是,但他就是做不到,他渴望能使方幸福的只有自己,而且絕對做不出親手把他推向別人,「你們明明互相喜歡就趕緊交往吧」之類的話他說不出口!
 
可是,看着他們愈來愈熟稔自己卻甚麼都沒法做,他真的很難受啊。
 
中原中也,太宰治教了你好多,他是第一個讓你憤怒的人,第一個讓你不甘心的人,第一個打架的對象,友情、戀愛、慾望、嫉妒、心痛、無力,沒有誰能再讓你獲益甚多。但是啊,是時候說再見了。不管太宰會不會幸福,只要你離開了他,你就不會不幸。
 
因為他早就知道了。如果這份感情永遠不會實現,在被推開前他就該先推開對方。
 
今天的下午是個讓人舒適的下午,陽光和煦地照在樹葉上,映入眼中的全是使人心境平靜的青綠色,微風中夾雜一點夏日的溫度,吹拂過的地方也似乎都要萌生出嫩芽。實在是個美好的下午,只可惜這是個說再見的下午。
 
放學後,太宰正在收拾東西準備回家時,中也開口叫住了他:「太宰……」「太宰同學!」那個他至今仍未知道名字的女生叫着太宰的名字,跑到太宰跟前,剛好打斷了中也的話。
 
媽的,連說再見也要被這女的妨礙嗎?!就不能等到他離開嗎?中也額上不禁冒出青筋。「我、我們……一起回家好嗎?」女孩的面頰通紅,還有點走音,她彷彿鼓起了莫大的勇氣才開的口。
 
中也心裏一頓咒罵。好個屁!這情節很有少女情懷,放在漫畫裏雙方的感情定要大幅增長,說不定明天見到他們就會聽到「我們在一起了謝謝大家」這種狗血臺詞,在讀者的眼中大概沒有甚麼比這更感動了。但他不在太宰跟他說中止前先說就沒有意義了啊!
 
太宰沒有馬上回應女孩,反而回過頭來問中也:「你想說甚麼?」有其他人在啊,他可以說甚麼?「我們互擼的關係結束了」嗎?於是中也別開視線,氣沖沖地說了一句沒事。太宰又盯着他好一會,然後才微笑着向那個女孩說:「對不起呢,學生會今天有會議呢。」「這、這樣啊……那就算了……」女孩一臉可惜地笑着回應。「那麼,我先走了。」
 
中也看着女孩小跑着走出教室門口,他皺起眉頭,然後坐下來看着窗外。「你幹嘛說謊?跟她一起回去不是很好嗎?」太宰嘆了一口氣,沒有回應中也的問題,只是反問中也:「你這幾天是怎麼了?一直避開我。」中也醞釀了好一會兒,才開口說:「你才是吧?」
 
彼此之間的氣氛冷到一個極點,然後是太宰先開了口:「回去嗎?」中也看向太宰,突然覺得太宰其實還是挺重視自己的。喜歡的女孩邀請他一起回家,卻因為感覺到自己的態度奇怪而拒絕了。如果他們沒有變成這樣,如果他沒有察覺自己的心情,他們今天一定也是像過去一樣邊吵鬧着邊回家。
 
今天……看來是說不出口了。
 
--------------------------------------------
 
【小劇場】
如果太宰沒有逃避中也……
 
太:你為甚麼要避開我?
中:就准你不想見我不准我不想見你嗎?
太:中也……
中:滾開,快跟你喜歡的人回家吧!
太:我一直都跟我喜歡的人回家啊。
太:不然你以為誰受得了每天和你黏在一塊。

评论(6)
热度(34)

© 双生ゲーム | Powered by LOFTER